首页 >> 文萃
【文萃】梁伟岸 乌日图:清廷分化策略下蒙古各部的演变考析
2019年10月21日 14:58 来源:《前沿》2019年第3期 作者:梁伟岸 乌日图 字号
关键词:八旗蒙古;内属蒙古;外藩蒙古

内容摘要:

关键词:八旗蒙古;内属蒙古;外藩蒙古

作者简介:

  笼络和分化,是清廷处理蒙古问题的基本策略。管控制度的形成和强化,对蒙古民族乃至中国历史都产生了深远影响。因而,从二十世纪开始,就陆续有学者对此进行研究。不过,已有的研究成果或在全局的范围内简单概括引述,或集中某一具体方面探析解读,缺少专门性的总结归纳之作。基于此,本文借鉴前人研究成果,对有关清代蒙古的史志书目进行爬梳整理,探求清朝建立以来对蒙政策的形成和递进,以及在这一政策下蒙古部落的分化隔离演变的全过程及影响。

  一、八旗蒙古的组建和清廷的管控措施

  十六世纪末期,满洲开始崛起并对临近的部族产生威胁,迫于压力,科尔沁部“蒙古诸贝勒,通使不绝”。努尔哈赤去世前后,科尔沁、札赉特、杜尔伯特、郭尔罗斯等已经开始追随后金。皇太极天聪年间,喀喇沁、土默特、敖汉、奈曼、巴林、札鲁特、翁牛特、阿鲁科尔沁等部落,也先后归附后金。归附满洲的蒙古部族一部分归附于八旗之下,并逐步演化成蒙古八旗。

  最早归附后金的,多是以零散逃人、战争俘虏和部落小家族形式存在的蒙古人。天命六年(1621)开始,皇太极把这些逃人、俘虏和小家族打散,编为牛录,分隶八旗之下,承担生产及作战任务。天聪二年(1628),出于作战需要,后金组建蒙古二旗,由武纳格和鄂本兑统领。天聪九年(1635),后金在外喀喇沁壮丁基础上,整合原设立的蒙古二旗,编设了旗色和建制同满洲八旗一致的蒙古八旗。总而言之,对满洲统治阶层而言,将地位低、人数少的蒙古归附者打乱,重新统编归于八旗体制,是最有效的管理方式。

  随着后金力量的逐渐壮大,特别是其对明朝和蒙古战争的不断胜利,开始有更大势力的蒙古群体前来投附。对于举族来归或是地位较高的蒙古部落,还是照用原有的处置方式显然不够妥当。于是,后金采取了八旗内按部落所属,另外编置蒙古旗的方式,对这部分群体进行间接管理,待到时机成熟,再想办法限制或取消其独立性。通过区别对待的方式,后金分化并有效控制了早期的蒙古归附者。

  以被征服者的民族跻身于八旗共同体后,为最大限度地发挥八旗蒙古作用,清政权对其进行垂直管理,形制均遵循满洲八旗。蒙古八旗的编立和发展,扩充了清王朝的兵源,为满洲入主中原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入关以后,为维护清廷统治,蒙古八旗也领受了全国的驻防任务。故在有清一代,蒙古八旗始终被视作股肱、引为亲信,蒙古八旗成员在待遇上也均遵照满洲,在政治待遇、经济地位和升迁机会上都明显超过汉军八旗。

  二、外藩蒙古的形成和清廷的限制政策

  归附后由原首领统辖,游牧于原属地或迁徙新地,以扎萨克旗形式存在的蒙古部落,被称为外藩蒙古。如何处置和削弱这部分蒙古部落,清政府是下了一番功夫的。崇德元年(1636),后金在考察和分析蒙古各部落情况的基础上,结合满洲八旗的组织形式,确立了因俗而治的盟旗制度。

  盟旗制度下,外藩蒙古被分为内札萨克和外札萨克。主要区别是内札萨克的盟长、旗长可以统率兵丁;外札萨克盟旗首领由于归附较晚,无此权力。各札萨克旗只能在固定界线内游牧,不得随意越界,否则就会受到严惩。为了更好地控制蒙古部落,清廷以增强旗间协调为名义,在旗上又设盟,数量共二十个,归理藩院管理。清政府利用盟旗两级体制和严格的限制制度,使各部札萨克旗被相互隔离在固定区域内,无法像以前那样进行部族之间的活动,也失去了重新联合的可能,其对清廷的威胁自然大大减弱。

  早在顺治时期,清廷就表达了希望蒙古成为外部屏障的意图, 而地处边陲的外藩蒙古,在外可以有效防御来自北面俄罗斯的觊觎和侵袭,在内可以为清政权提供持续兵源进行作战和平叛。所以,外藩蒙古是否稳定而顺服,对维护清朝的统治极为重要。为了达到预期目的,清政府制定了针对外藩蒙古的严厉管控措施。清政府通过增设盟旗、析分部族领地、严禁越界游牧等措施,对蒙古地区进行行政分割,以札萨克形式将蒙古各部固定在封地上。又通过行政区划、人事任免、对外联络的控制,强化了中央的权威,分化和削弱了各个部落。各札萨克需要严格遵守各项法规,按照清政府的指令进行征战和筹备工作,并以朝觐加进献贡品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尊敬和臣服。对于违规甚至反叛的札萨克,清廷的应对性处罚非常残酷。

  与严厉的管控措施相对应的,是优厚的经济政治待遇。对于恭顺的外藩蒙古首领,清政府绝不吝惜自己的赏赐。清廷还通过政治联姻的方式接好和笼络外藩蒙古。

  恩威并用下,终清之世,外藩蒙古的王公并未与清廷产生大规模对抗。然而,清统治阶层却始终采取以限制蒙古为主的策略,甚至在蒙地鼓励黄教以麻醉蒙古民众,导致外藩蒙古区域内寺院经济快速增长,而劳动力却持续减少,人民生活也日趋贫困。

  总之,清廷只想让外藩蒙古成为对外抵御敌国的屏藩和对内统治各族的工具,并不希望其强大后威胁自己的统治。所以,在清廷的控制和拉拢相结合的政策下,外藩蒙古在内部事务的管理中可以遵循自身传统,在语言文字、生产生活、风俗习惯和心理素质方面较多地保持了本民族的特征。但与之相对应的是,由于人口持续减少、社会两极分化严重、民族文化素质和成才率偏低,加之当时清廷面临严重的政治、经济、思想、社会危机,清末的外藩蒙古已经陷入极度虚弱的境况中。

  三、内属蒙古的类型和清廷的区别对待

  内属蒙古基本的行政单位也是旗,与外藩蒙古不同的是,旗内不设札萨克,就近由将军、都统、大臣进行直接管辖,并统于理藩院。内属蒙古的设立主要因为三种原因:第一种,外藩蒙古首领犯有发动叛乱等严重罪行,被清朝剥夺了对土地和属民的统治权。第二种,受原准噶尔部及和托辉特部叛乱影响,失去属地被迫内附或被清政府收回管辖权的部落。第三种,位置偏僻,对清朝的建立没有功绩。

  在旗务管理上,内属蒙古的旗务归朝廷派遣的官员管理,而驻防大臣则可以全面参与政治、经济、司法等各方面的重要事务,甚至负主要责任。更重要的是,内属蒙古的世袭王公贵族完全没有兵权,军队的一切事物也由驻防大臣掌管。

  总之,由于内属蒙古各旗或与叛乱有关,或对清政权建立无功绩可言,所以在蒙古各分支中地位较低,与内地郡县相差仿佛。

  四、结语

  蒙古部族的臣服和支持,是后金取得对明战略优势并最终入主中原的重要原因。但双方合作又对抗的特殊关系,使得清廷需要更加审慎地制定对蒙的策略。为了更好地利用和控制蒙古,发挥其在内陆驻防和边疆屏障的作用,满洲统治阶层从皇太极天命六年(1621)到乾隆三十六年(1771)的一个半世纪里,采用“分而治之”的策略,根据蒙古部落的大小和归降的前后,将其逐步分化成八旗蒙古、外藩蒙古和内属蒙古三部分。而且,为持续限制蒙古民族,杜绝各部重新联合的可能性,清廷分别采用同化、羁縻、直辖的方式管理蒙古各部,导致作为整体的蒙古民族被严重削弱的同时,分散于不同区域的蒙古部众也逐步演变为存在诸多显著差异的群体。

  (作者单位:呼伦贝尔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呼伦贝尔学院历史与文化学院。《前沿》2019年第3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李中平/摘)

作者简介

姓名:梁伟岸 乌日图 工作单位:呼伦贝尔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呼伦贝尔学院历史与文化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