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萃
【文萃】胡百精 杨奕:社会转型中的公共传播、媒体角色与多元共识 ——美国进步主义运动的经验与启示
2019年08月02日 09:57 来源:《中国行政管理》2019年第2期 作者:胡百精 杨奕 字号
关键词:进步主义运动;公共性;公共传播;多元共识;社会转型

内容摘要: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美国进步主义运动(the Progressive Movement,又译进步运动)近年受到中国政治学和传播学界的关注。这场运动发生于美国现代化和社会转型的关键节点,有效平衡了诸如进步与平等、发展与美好、自由与团结等复杂关系,避免了“进步中的分裂”,为后发展国家提供了丰富的历史经验。

关键词:进步主义运动;公共性;公共传播;多元共识;社会转型

作者简介:

  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美国进步主义运动(the Progressive Movement,又译进步运动)近年受到中国政治学和传播学界的关注。这场运动发生于美国现代化和社会转型的关键节点,有效平衡了诸如进步与平等、发展与美好、自由与团结等复杂关系,避免了“进步中的分裂”,为后发展国家提供了丰富的历史经验。

  一、认同危机与多元共识

  南北战争后,美国经数十年工业化、城市化而崛起为富强国家,生产繁荣、财富激增。而繁荣背后却是经济集中和垄断横行,政治和司法腐败,民主体制遭到侵蚀,贫富分化引发激烈的社会对抗,生态环境遭到破坏,食品安全事件频发,传统信仰、道德和心灵秩序的瓦解。社会冲突、认同分裂的问题因此急剧升温。国家层面的整体进步,已然无法掩盖多元社会主体之间的分化、矛盾和冲突。进步运动便发生在这样一个物质繁荣和认同危机并存的时代。

  新闻传播学界对进步运动史的主流叙事最为典型:进步运动是由媒体发起的“扒粪运动”(Muckraking Movement),即媒体通过曝光统治联盟的罪恶,整合“民众零散的不满”,唤醒和搅动舆论,提振民主和改革精神,为美国历史设置了关键议程。在媒体批判、舆论监督和底层抗争压力下,“改革的敌人”——垄断财团、腐败官员被迫让步,着手弥补现代化漏洞和社会转型危机,努力解决垄断、腐败、贫困、走私、假药、食品安全、传统心灵秩序颓败等问题。进步运动恰是在一元论共识遭遇挑战、甚或难以为继的情况下,重构“一”与“多”的关系,寻求公共传播和多元共识的可能性。

  从普遍经验看,现代化必然伴随价值和利益的多元化,意见竞争因此不可避免。政治学、传播学有关共识的认识论经历了从“一致同意”到“多元认可”的迁转。传统观念认为,尽管不同地域、不同民族对终极价值的理解存在差异,但在特定血缘、地理和文化半径之内,多元个体仍可依凭某些“真理”的统摄,养成同质性或同一性。及至现代性开启多元主义时代,传统共识观受到激烈挑战。

  为尊重意见多样而又确保必要的一致,以下条件不可或缺:多元主体共同参与公共议题的设定、辨别、解释和处理;构建并维护可供各方陈述事实、表达观点的公共空间;多元主体的对话、协商应筑基于公共性,并持续反哺和增益公共性。这就形成了政治学、公共管理与传播学的一个融合视角:多元主体基于公共性展开对话、协商,以就公共议题达成多元、多层、多维的动态共识。

  二、事实基础、认知共识与规范共识

  探讨进步运动何以达成多元共识,首先要考察媒体的角色和作用机制。在进步运动中,媒体把公众牵引至繁荣背后的晦暗处,揭露了美国社会惊人的危机与祸患,扮演了“拯救国家”“护佑社会”的重要角色。

  一是媒体报道为公共讨论提供了充分的事实基础,为多元主体达成认知共识创造了必要条件。二是媒体基于事实报道,批判性地提出了真问题、元问题,为各方寻求价值或规范性共识提供了可能。三是在媒体报道的原则、方式和风格上,“扒粪运动”促进了美国新闻专业主义传统的养成。“扒粪媒体”更重视动态、完整地报道事实,强调客观、周全地提出问题,在批评中也更在意公正、平衡地呈现多元意见。

  三、多元协商与行动共识

  媒体通过揭露“城市病”、引导社会各方探讨、确认时代问题而介入社会冲突。但必须承认,大多数“扒粪者”都将自己定位为观察家而非改革者,未能提出切实的改革计划。而恰是在如何改革——行动方案与路径选择方面,“扒粪者”与政治家、资本家产生了严重分歧。

  一是批判与建设的关系。这一分歧实质在于一批到底还是追求改良中的平衡。“扒粪者”认为报道事实、揭批问题、动员大众对斗争和改革至关重要,理应义无反顾、持续深入。而总统和政府则高度警惕“滥用事实报道、堕入众声喧哗”的舆论风险,强调实现变革意味着“动手执行下一个步骤”,而非“理论化第二百个步骤”。

  二是公众利益与公共利益的关系。分歧导致纷争。媒体批评大企业所谓的公共利益不过是私利,批评政府在妥协和无为中维护既得利益;政府和大企业也相互指责,官员把贪腐的责任推给商人,商人则将罪恶归结为官员的特权;同时,媒体也受到了政商联盟的反击,他们认为“扒粪者”宣称代表的公众或人民不过是能给他们带来广告和发行量的读者。

  三是改革者与“改革的敌人”的关系。按照辉格史观的二元论叙事,进步运动乃力主改革的媒体和不满的大众向改革的敌人发起的斗争。至于改革的敌人,自然是贪暴、腐败政商利益集团。在进步运动早期,当局对极端冲突事件确实进行了严厉镇压。

作者简介

姓名:胡百精 杨奕 工作单位: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振)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