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萃
【文萃】刘建华 杨慧:“微时代”网络技术异化的社会学分析
2019年04月15日 08:45 来源:《前沿》2019年第1期 作者:刘建华 杨慧 字号
关键词:网络技术;异化;虚拟;

内容摘要:二、“微时代”网络技术为什么会造成人的异化网络技术的巨大进步为人的自由和全面发展创造了条件和可能,然而过度地依赖于网络不仅会压抑人的本真状态,而且也会使人异化为网络的奴隶,成为统治人、压抑人的异己力量。三、构建“微时代”数字化生存的几点思考网络技术异化的产生并不是网络技术本身的异化,而是人和社会文化的异化,这就有必要采取科技人化的措施引导和控制技术异化的影响和危害。从这个意义上讲,解决网络技术异化的问题也并不需要以扬弃网络技术为代价,而是要从网络技术异化走向网络技术人化,正确认识技术与人及社会的关系,才能最大限度地减少和消除网络技术的非理性应用对人对社会发展的破坏性作用。

关键词:网络技术;异化;虚拟;

作者简介:

  在“微时代”,微博、微信等新媒体已经渗透到了人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然而,“微时代”的到来也日益暴露出现代科技的系列负面效应,现代科技甚至成为控制人的异己力量,绑架了人们的社会生活。在此基础上,对“微时代”网络技术异化进行社会学解读,最大限度地减少科技的负面影响,对于推动微时代下人的自由发展和社会和谐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微时代”网络技术异化解读

  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由于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存在,劳动者与劳动产品疏远甚至分离的非常态关系导致人的异化的必然存在。“微时代”的网络技术迅猛发展并没有也不会改变人的异化实质,只是催生了异化人的新形式——虚拟技术。

  在 “微时代”,随着信息技术特别是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发展和广泛应用,人在网络技术面前丧失了自主性,原本作为人们生存工具的网络技术日益演化为支配和控制人的异己力量。这种支配和控制实际上就是人发明了网络,却又被网络所统治和驱使,我们称之为网络异化。具体表现为:

  1.生存的虚拟化。生活在“微时代”的人们越来越多地被虚拟化,不仅以虚拟身份出现在网络社会中,而且人的自我意识也越来越被虚拟化,也使得人们在现实空间与网络空间的角色转换中出现障碍,自我同一性发生分解,形成“双面人”,进而陷入数字化、虚拟化生存的困境。

  2.人际的疏离化。在“微时代”,手机移动网络的普及,不仅打破了“前网络时代”熟人交际的空间和场域限制,而且也拓展了“线上”人际交往的范围,然而,“线上”人际交往的频密并未增强“线下”人际交往的深度,相反,使得“线下”的熟人交往变得疏远,情感日趋淡薄。

  3.社会的离散化。面对海量的信息狂潮,个体的生存空间并未因技术的突破而扩大,反而因对手机网络的过度依赖变得日趋狭小,家庭组织、社会组织对于他们的约束力也日趋弱化,个性化生存日益成为生活的常态。传统意义上的血缘、地缘、业缘被打破,维系社会整合的价值观念、道德规则被碎片化的网络信息所占据,社会离散化趋势日渐明显。

  4.价值的虚无化。长时间的沉浸在虚拟领域,必然使我们分辨虚拟与现实的能力降低,“似花似雾、非花非雾”的信息会解构我们的现实世界,影响我们的价值取向。同样,微媒介的滥用也会消弭人性的光芒,异化人的生存方式,颠倒价值秩序和规范关系,使人的自主活动、现实生存本身沦为了生产虚拟快感的手段,严重地误导人的价值指向,影响人的生存和发展。

  二、“微时代”网络技术为什么会造成人的异化

  网络技术的巨大进步为人的自由和全面发展创造了条件和可能,然而过度地依赖于网络不仅会压抑人的本真状态,而且也会使人异化为网络的奴隶,成为统治人、压抑人的异己力量。那么,人创造了网络技术,网络技术为什么会造成人的异化?

  1.网络技术的虚拟性是异化的前提。网络技术是以计算机为主要媒介的数字化虚拟技术。网络技术的虚拟性表现为网络空间、网络行为主体以及网络行为过程的虚拟性。虚拟的结果必然使人过分地依赖于网络,渐渐导致对现实世界的诸多排斥,进而导致对虚拟世界的高度依赖,人成为单面的人,丧失个性和多样性,成为网络的奴隶。

  2.人自身的有限性和意向的个体化是异化的根本。人类为了克服局限,追求自在,创造了网络技术,极大地延展了人的生理机能和活动空间,使得人类活动的现实世界延伸到网络空间。基于人自身意向的个体化行为在网络行为过程中会自觉不自觉地迷失于虚拟的技术空间里,躲避现实,失却自我,进而成为技术的奴仆并被技术所异化。

  3.网络伦理法规的缺失是异化的重要因素。网络空间与现实世界一样仍然需要制度、法律和道德的约束。而网络伦理法规的缺失,导致网络空间的问题不断产生,生存虚拟、人际疏离、社会离散、价值虚无等社会问题,客观上影响着社会的协调和整合,从而也使人的主体迷失、信仰失落。

  4.网民网络媒介素养的缺失与舆论的误导是网络异化的直接诱因。“微时代”的网民之所以被网络技术所异化,很大程度上与他们的媒介素养特别是接触网络的自律意识和行为习惯有着更为直接的联系。

  三、构建“微时代”数字化生存的几点思考

  网络技术异化的产生并不是网络技术本身的异化,而是人和社会文化的异化,这就有必要采取科技人化的措施引导和控制技术异化的影响和危害。科技人化实质上是指科技的人文化、人性化和人道化,使科技复归人的生活世界并为人类的

  自由和幸福服务。科技人化的策略应该体现为:

  1.“微时代”的网络伦理规范体系的构建。网络伦理规范体系的构建正是回应网络技术应用泛滥、回归科技人化的重要策略,同时也是“微时代”网络社会里摆脱网络技术异化的必然选择。置身于“微时代”里,面对日新月异的网络技术的变化,如何正确引导网民科学使用网络,最重要的就是在于网络法制的建立和网络伦理规范的引导。

  2.人的主体性意识建构和自律意识增强。对于网络技术而言,人创造了网络,其最终目的就是为人的全面自由发展提供条件,而不应该成为异化人的工具。人们之所以在应用网络技术中出现了“异化”现象,关键就在于人的主体性的丧失,

  因此,在科技应用过程中加强人的主体性意识建构、增强人的自律意识显得尤为必要和紧迫。

  3.网民网络媒介素养的提升。就网民而言,除了增强主体自身的自律意识外,还有一个重要途径就是培育和提升其媒介素养。网络的媒介素养在内容上包括网络技术的特质、网络传播的特征、网络的运作机制、网络发展趋向及其社会影响。

  4.大众媒介舆论的合理引导。上网络媒介“把关人”的退隐或缺失,一定程度上大众媒介的信息传播并非都是正面性的舆论引导,这样很有可能产生对公众宣传的误导。由于媒介的误导很容易使公众产生对讯息的误读,从而形成媒介“虚假环境”,并诱发大众的“异常行为”。加强大众媒介的舆论引导,强化媒介的把关审核机制显得尤为必要。大众媒介在充分应用多媒体技术的同时,要强化媒介讯息传播的责任意识、底线意识。

  在“微时代”,网络技术带来的威胁性问题确实是客观存在的,我们只有正视这一问题才能切实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案。实际上网络技术异化的问题根源和责任不在网络技术本身,而是人自身关系的异化。从这个意义上讲,解决网络技术异化的问题也并不需要以扬弃网络技术为代价,而是要从网络技术异化走向网络

  技术人化,正确认识技术与人及社会的关系,才能最大限度地减少和消除网络技术的非理性应用对人对社会发展的破坏性作用,使网络技术真正成为推动人的全面自由发展和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有力武器。

 

  (作者单位:河北工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北方工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前沿》2019年第1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韩卓吾/摘)

作者简介

姓名:刘建华 杨慧 工作单位:河北工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北方工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