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萃
【文萃】徐杰:“意味”与“快感”——从传统文学到新媒体文学
2019年02月12日 10:04 来源:《内蒙古社会科学》 作者:徐杰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1世纪,网络文学异军突起,网络小说作家和读者远远超出了传统文学的生存状况。传统文学与学术体制的牢固关系,以及某些学术批评的偏见使得网络文学给人的印象就是浅薄、媚俗和无营养化等。

  一、“回味”的情感与直白的情感:两个例子对比引发的思考

  同样是男女情感的表达,《红楼梦》将“养小叔子”的调情写得具有可琢磨性,而《性感时代的小饭馆》两个人的情和欲只是成就情节的“过渡”。为什么不同时代的文学在表达类似场景和情节时,艺术效果有如此大的差别呢?

  在传统经典文学和新媒体文学的差异上,学者们有着一些颇有见地的思考。王晓英认为,视觉文化统治下的读图时代使得读者不可能产生“想象”的空间,更不能产生“品味”的可能性,只是视觉瞬间的狂欢;罗倩认为,网络文学“空间”化的倾向也就是网络文学寓居于网络媒介所带来的一种“去深度化”倾向。两位学者的研究也表明,读图时代的大背景和网络的空间倾向特性,使得网络文学从一产生就与传统经典文学有着品质上的差异。两种文学研究的背后逻辑是:“想象”对应着“语言文字”时代的产物,而非图像视觉时代的效果;空间化的“去历史性”和“去深度性”使得此刻即时的狂欢以及身体性而非理性的感受成为主导。传统文学及文论的思维和哲学背景属于“语言文字”和“理性”的时代,在赫尔德看来“语言”本身就是“理性”的另一个代名词。

  当人类认知世界的媒介从“语言”走向“图像”时,理性的深度消失了,“想象”的回味也失去了。因此,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的确存在着审美品质上的巨大差异,而这种差异背后的根源就是“媒介”。那么,两种样态的文学因为“媒介”带来的差异会呈现出怎样的状况呢?

  二、审美范式随着媒介的嬗变而不同

  传统小说以纸媒为根本,让传统文学成为静观型的文化代表,主体和对象之间形成一定的审美距离,语言的抽象维度又让文学的感性之味可以反复琢磨。但是视觉图像时代,新媒体文学将自身转向图像维度,带来读者与对象距离的消失,达到对图像“奇观”效应的完全“沉浸”,沉浸之后,“回味”却不存在。具体来说,读图时代人们的审美方式被怎样改变的呢?

  第一,在“互联网+图片”的强势猛攻下,人们的审美思维变得碎片化和浅薄化。互联网时代,信息的超量使信息和信息之间必然产生竞争,刺激性和吸引性应运而生,结果带来了卡尔所说的互联网悖论;视觉文化时代,影像对世界的“仿像”组成方式使得人的精神层面变得碎片化。第二,“仿像”最为根本的问题是对事实本身的截断。也就是说,视觉文化遵循的是波德里亚的“拟像的逻辑”,在远离事实世界和精神诉求的情况下,对新媒体文学的创作和阅读越来越具有“去回味性”。第三,网络文学与商业结盟的直接性导致其自身走向“媚俗化”。网络小说以文字的简单和情节的曲折、幽默和趣味来吸引读者,而传统经典小说追求的是细节的密度和情节的强度。

  新媒体先天带有碎片化、浅薄化、去真实世界、反精神诉求和媚俗化等特征,这些特征直接塑造着我们这个时代网络读者的审美风格和审美趣味。传统文学的阅读状态让纸质媒介的文学可以在语言上大量创造想象性、多义性和暧昧性。21世纪的文学正在经历着从光晕的笼罩到光晕的消失,再到纯粹追求逃避现实的新媒体文学所携带的沉浸感和非反思性。对于新媒体文学来说,它们用情节的新异性和语言的易读性吸引着读者,网络小说完全将自身置身于文化产业经济链条之中,在利益的追逐下,新媒体文学以传统文学数十倍甚至数百倍的速度被“制造”出来。

  总之,传统经典文学与新媒体文学确实存在极大的不同:一种是对人类最高精神层面的宗教式神圣性的崇拜,一种是对形而下感官的极度刺激。因此,传统艺术追求细细琢磨的“意味”,新媒体艺术则追求无需和无法反思的“快感”。

  三、崇高性与扁平化:文学审美范式的变迁

  传统文学和新媒体文学由于媒介的不同产生了不同的审美范式,即“意味”和“快感”。首先,媒介决定论与媒介环境论视域中的新媒体文学理论思考,麦克卢汉将媒介决定论带入了我们的视野,改变了长久以来将媒介视为工具的观念。在笔者看来,新媒介确实在某种程度上影响着文学和艺术的发展,影响着人们的审美判断。

  其次,新媒体文学所具有的“快感”能否成为这个时代的审美特征,甚至是影响以后的审美范畴,这是一个比较深刻和长久的美学问题。在美学之中,“快感”和“美感”是审美过程的初级和高级阶段。反观新媒体文学的创作和阅读,无论是作家还是读者,当作为人的存在进行思考时,就必然不会将自身停留在身体维度的皮肉感知,相反,要回到思索灵魂和神性的层面。因此,在“精神和肉体”的矛盾困境之中,“快感”不可能成为一种永恒的审美范式。

  四、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审美范畴的融合

  新媒体文学的审美范畴依然处于形成过程之中,与此同时,新媒体文学的根依然是经典文学。

  第一,“语言”作为相同媒介的存在,使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具有了内在一致性。新媒体文学表面上看起来与传统文学无论是在题材选择还是在作品风格上都不相同,然而背后仍然有着相同的地方,这种相同是由语言文字作为文学的最基本因素带来的。第二,新媒体滋生了新的文学审美范畴,但是在新的文学批评尚未形成之前,我们必须以传统文学审美观念来审视新媒体文学。我们只能以传统艺术为垫脚石或参照系来对新媒体艺术进行理论批评。第三,新媒体文学一方面恢复着对传统文学的感觉,另一方面,优秀的新媒体文学作品又在不断被传统文学所吸纳。新媒体文学和传统文学之间的互动甚至互融情况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具有深度。新媒体文学与传统文学的审美范畴确实存在着融合现象,这种趋势背后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呢?笔者认为,这与人类自身对“崇高”和“优美”的审美向度追求有关。

  因此,对现象和问题的探讨不能以“概念归类”或者“符号标签”代表全部,抹杀其中真正有价值的内容。带着一种“偏见”,而非“前见”地进入网络文学,那就是一场灾难。网络文学研究需要从文本具体个案的细读入手,而不能从概念到概念,由“偏见”到所谓的“理论”。同理,当我们的研究将网络文学纳入正统学术体制研究之后,新的问题又出现了。

  (作者单位:西南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内蒙古社会科学》2018年第2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韩卓吾/摘)

作者简介

姓名:徐杰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