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评论
【学理观察】科研评价“破”与“立”必须过三关
2020年06月28日 09:5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李怀杰 字号

内容摘要:科研评价,是对学术成果的科学评价,也是对智慧产品的社会效用评价。建立科学的科研评价体系,有助于推进科研创新工作的可持续发展。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科研评价,是对学术成果的科学评价,也是对智慧产品的社会效用评价。建立科学的科研评价体系,有助于推进科研创新工作的可持续发展。由于科研评价涉及面广,各方需求多样,造成认识上多样化、规范上不完善以及指标和标准存在差异,成为近期社会关注的热现象。问题在于如何破解创新发展与完善治理的动力关联,科研评价体系的改革与优化,需要有“破”有“立”。在笔者看来,切实做好科研评价工作的“破”与“立”,必须过“五唯”乱象、“身份”标识与“人情”恣意三关,才能破得准、立得住。

  先说对“五唯”的“破”与“立”,这是推进科研评价的头等大事。

  近日,教育部办公厅印发专项行动通知决定在各有关高校开展“唯论文、唯帽子、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以下简称“五唯”)清理。“五唯”乱象正在将学校、教育和师生工具化、趋利化、片面化,严重压抑了学术生产的活力与创造性,阻碍了我国科技水平的进一步提升。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大家对“五唯”评价现象的反对声之大、意见度之高?笔者认为,问题的症结在于科研管理部门强调简便性、量化的“懒政”行为,用单一化标准评价不同层次的人才培养和科研成果质量,缺乏多种标准评价复杂的科研活动,导致片面追求SSCI论文、帽子称号等后果,其根源在于“五唯”评价背后的激烈资源竞争,在于科研评价体系关系着学历、帽子、奖项和职称(级别)评价,关系着等级划分和外在荣誉。在名目繁多的排名、评比作用下,致使大家注意力集中在“以胜败论英雄”的所谓结果上,反而对面向国家重大需求、面向地方发展主战场这个最大的目标结果的关注力、支持力不够,也与产业升级存在技术支持动力不足等诸多问题密切相关。

  做好破“五唯”这个科研评价头等大事,需要努力的方面是相当多的。一是要借鉴国际学术经验,构建国际性和国情性相匹配的科研评价体系,实施科研评价的动态治理。如参考和借鉴英国RAE的评价方式、挪威CRIStin评价、美国数据评价、同行评议或学术共同体评议等等。制定符合科学发展规律的科研评价政策,要吸收国际共识性评价经验和做法,更要主动适合中国科技、社会发展的现实情况,实行多元、多维度、互动的科学管理评价,加强科研评价的顶层设计和分类评价,抛弃封闭、僵化、单维度的科研评价。二是设立透明评审。充分运用网络、大数据等先进科技对科研成果或科研主要负责人,实施更为广泛、更大程度的同行专家评价,把专家评定建议和评价结论作为学术评论成果和学术交流载体,在网络平台展现和共享,把科研成果评价作为学术交流和思想共享的成长机会,以此公开、公平、公正的方式树立科研评价公信力,进一步激励科学工作者献身科学研究事业。三是建立科研评价的结果异议与可追溯、可撤销机制。对科研成果评价持有异议,可用基于数字化透明机制进行沟通和解释,不可关门谢客、避免一锤定音的官僚主义;对学术问题或投诉的科研评价,实施学术团体评价、个人或团队申诉的沟通规范与完善流程,从而学术的归学术,行政的归行政,泾渭分明,责任各承。

  再说对“身份”标识的“破”与“立”,这是做好科研考评需要正确对待的重要因素。

  科学研究决不是马克斯·韦伯提出的所谓科层管理机构活动,而是科学家基于兴趣、问题、真理的学术共同体相互激励、信息分享和交叉探究的扁平化研究性创新活动。科学精神的本质是求真、求实和客观,需要不断挑战学术权威、打破固有认识格局,需要科学家坚守内心信念,不畏惧对方学术身份与学术权威地位,挑战旧认知、旧方法和旧规律,实现科学研究的创新发展。学术评价受“身份”标识影响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片面追求“荣誉的面子”。在成果评审中,往往权威性、知名学者研究成果要力争评上,不仅代表个人,还要代表学校的“面子”,科研评价往往歪曲为各方博弈的工具,忽视科研本真的意义与价值,很容易出现违背学术伦理等问题;二是受“身份”顾忌,科研人员不敢心理突破和创新研究。受传统文化影响,中国人很重视身份与地位,人为制造不平等和假权威,使基层科研人员不敢破“身份”,甚至不敢质疑,乐于求同,而缺乏求异思维,缺乏批判性思维和科学创新;三是根据“身份”进行量化考评,实施分类分层的“标签”管理,缺乏真正的团队合作。这些“身份”管理和评价模式存在滞后和扭曲,不利于激发科研人员积极性和创造性。

  所谓破“身份”标识,不是一味破除到底、不论其余,过犹不及同样是非科学认知的表现。一是科研评价要以科研成果创新为重,重视同行评价和学术共同体评价,运用网络技术加大盲评的数量和范围,使优秀科研成果减少身份认同的偏好和误区,使优秀个人、研究机构或学科脱颖而出。二是代表性成果评价,要实现靠“量”到“质”的评价转变,不是靠拼数量夺得优势,根据代表作的科研创新、实际应用成效等做出评价。笔者认为,对自然科学类学科采用定量评价为主更为科学,社会科学类学科采用定性评价为主的方式;三是建立学术假期制。从时间段来看,科学研究驱动力是兴趣、爱好和使命精神,而不是物质利益。科研工作自身有内在的运行规律,实行“学术锦标赛”制只能抑制学术研究的有效自由时间和学理认知的创新空间,无助于营造平等探讨的学术氛围。相反,需要实行学术假期制度,每隔几年对申请人实施一个学术假权,抛弃各种“记工分”式的量化考核指标法,不能用计数方式和计件方式做“月月汇报年年评”,以此衡量科研人员的研究能力提升和科研质量的提高,这有利于激发科研人员的科学研究热情和全身心投入,有效抑制学术身份与学术责任的失衡或不匹配问题,为科研评价的科学化奠定主体性活动的价值前提。

  最后是对“人情”恣意的“破”与“立”,这实质上是破解科研评价误区并逐步走向良性循环的文化软力量工作,须臾不可忽视。

  任何评价都是存在主观评价和客观评价,不可避免涉及到熟人、人情因素。传统中国是以儒家伦理驱动的熟人和人情社会,靠人际关系维系生存、发展和机会分享,这种隐形交往模式利弊分明,不利于遵从规则和科技创新。人情社会固有温馨、友善和安全的积极一面,但也有熟人照顾、扭曲规则等消极一面。单纯依靠人情和关系的社会活动与现代法治社会的良性运行要求相背离,与确立规则意识和法治规范相背离,与创新科研发展、建立科学的科研成果评价相背离。当下,在科研评价,尤其是重大成果获奖、国家课题申报等,难以避免各种人情关系的涌现是不争的事实,这在客观上严重影响到科学研究的尊严性、科学性和公正性,伤害到基层科研人员的积极性,不能有效调动其主动性和创新性。

  破“人情”恣意,一是要制定符合科学发展规律的科研评估政策,加强顶层设计,从制度上屏蔽人情因素的干扰,如上下互动的动态性科研评价机制、采用第三方独立机构进行学术评价等;二是建立参与式科研评价制定和协商制度。培育自由和包容的学术环境,围绕科研成果、评价结果、评价程序等,科研人员和知名专家可以参与讨论和评判,提出改进和完善建议,以民主参与方式激发科学工作者的巨大学术热情和投入;三是树立科研人员道德标准和伦理操守,坚守科研自信和自豪感。科研论文、成果评审专家和学者要坚定学术良心和学术精神,不被外在人情因素干扰,以国家和人民利益为重,抛弃私利,树立学术自信,做出公正、客观科研评价。

  总之,科研评价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仅是对科研人、科研成果和科研机构评价,也是对国家科研实力和综合竞争力评价的重大现实工作。毫无疑问,面向新时代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重大历史任务,加快建立科学、多维的科研评价体系是学术研究导向和价值观的重塑,将对我国科研事业和人才培养产生深远的影响,具有极为重要的现实意义。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实事求是地分析当前科研评价活动中存在的不足和困难,只有始终坚持“三个面向”,树立学术自信,做真科研,写真问题文章,注重科研成果的长远影响和创造的社会价值相结合,才能把科研论文写在祖国的大地上,把中国的科研事业写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征程中,把科研人员的家国情怀写在人民过上美好生活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中。这是伟大时代对宏大的科研队伍健康发展的时代要求,更是当下科研评价工作必须做好的时代任务。

  (作者系电子科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四川省中国特色社会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作者简介

姓名:李怀杰 工作单位:电子科技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