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情报学 >> 学科前沿
探寻图书馆学前沿的科学路径
2017年05月26日 10:22 来源:《数字图书馆论坛》 作者:柯平 字号
关键词:图书馆学;前沿;热点;研究方法论

内容摘要:前沿研究关系到图书馆学学术创新和学科发展方向。

关键词:图书馆学;前沿;热点;研究方法论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柯平(1962-),男,南开大学商学院博士,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图书馆管理,知识管理,文献目录学,E-mail:ke2002@nankai.edu.cn。天津 300071

  内容提要:前沿研究关系到图书馆学学术创新和学科发展方向。运用一般的文献计量法或知识图谱方法可以发现热点领域,但不能直接发现前沿。探寻图书馆学前沿需要一个科学的路径,本文提出3种路径,强调前沿研究必须树立问题导向、必须运用科学的方法和工具、必须经过科学研究的过程。

  关 键 词:图书馆学 前沿 热点 研究方法论

  标题注释:本研究得到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促进我国基本公共文化服务标准化与均等化研究”(编号:14ZDA050)的资助。

  中图分类号:G350

  1 知识图谱工具能否找到前沿

  学术研究应当站到前沿上,现有图书情报专业期刊发表的众多研究现状与趋势类文章能否回答前沿问题,运用知识图谱或网络计量、科学计量工具能否找到前沿,却是图书馆学者们很少思考的问题。

  十年前,图书馆学领域所做的学科综述和研究综述虽然运用文献统计法,却很少运用知识图谱工具。知识图谱在图书情报领域的应用始于2006年,自2010年开始大幅度增加,2012年到达巅峰状态[1]。近十年来,这类工具被学者广泛使用,特别是在以“前沿”为标志的综述文献。

  对前沿的研究从一般文献归纳法转向运用知识图谱工具。柯平等从2008—2010年SSCI收录的LIS期刊遴选出侧重图书馆学的2058篇文献,借助UCINET、ENDNOTE等工具对关键词进行统计分析,得到Digital Libraries、Information Resources Management、Academic Libraries、Information Retrieval、Library Administration、Library Users等热点领域[2];依据Citespace引文分析及可视化功能,对2014—2015年SSCI数据库中27种图书情报学核心期刊的3006篇文献通过关键词与主题LLR聚类分析,得到16个研究主题,发现传统LIS领域、管理科学领域、计算机科学领域以及医疗信息领域的Webometrics、Information Need、Indexing、Information Seeking、Tissue Engineering、Mental Imager y、Name Matching Algorithm、Web 2.0、Non Source Item、Technology Acceptance Model、Triple Helix等主题是近几年国际LIS领域持续研究的热点(见表1)。上述研究可以解决热点领域和重要的主题判别问题,但“热点”是否等同于“前沿”,未能很好地解答。

  进行研究前沿分析需要注意3个问题:第一,选择工具。从文献源看,国外文献计量多用Web of Science(WoS);国内文献计量则用万方数据库、中国知网(China National Knowledge Infrastructure,CNKI)、中文社科引文索引(Chinese Social Sciences Citation Index,CSSCI)平台。据统计,近十年知识图谱研究主要有三大数据源,WoS、CSSCI和CNKI收录的文献量分别占知识图谱研究总文献量的37.2%、25.8%和21.4%[1]。以引文和已收录文献为对象,对计量结果有不同影响。第二,确定期刊。国外文献计量多以SSCI核心刊和JCR为依据。SSCI和JCR是美国科学情报究所发布的学术评估产品,SSCI在SCI之后于1973年开始推出,仅限于社会科学领域;JCR是基于对SCI(后来包括SSCI和A&HCI)“引用索引”数据进行整合处理得到的结果,即期刊“影响因子”。尽管国内外对其批评甚多,但仍广泛采用。国内文献计量以CSSCI核心刊或北大版中文核心刊为依据,显然,确定的期刊范围不同,得出的数据结果也不同。第三,抽取主题词与关键词。国外文献计量主要依据主题,中文文献由于不标注主题,在进行文献计量时只能依据关键词,这需要在对关键词进行统计后,再归纳主题,从而导致中外热点比较时存在无可弥补的差异。

  前沿与热点不同,热点是研究当下引起广泛重视的主题,通常表现为有较多论文发表量的主题、集中讨论的会议主题以及博士、硕士学位论文较为关注的主题等。运用知识图谱工具计量文献时间的跨度越长,越易得到热点聚类情况。只有对当年文献进行计量分析或考察最新文献时,才有可能归为前沿研究。

  今天的前沿是明天的热点,而今天的热点是昨天的前沿。热点易被发现,因为它是显性的,而前沿不易发现,因为它是隐性的。以当前热点“技术接受模型”(Technology Acceptance Model)为例,2006—2010年国外图书馆学者通过高被引统计发现A theoretical extension of the technology acceptance model:four longitudinal field studies引文达161次[7],但这篇论文并未发表在图书馆学期刊,而是发在Management Science。所以,透过热点领域进一步深入研究,可能获得关于前沿的启示。表1中值得我国研究者关注的前沿主题包括休闲阅读、图书馆服务变革、信息素养2.0、图书馆接待、善本工程师、图书馆空间管理、图书馆领导力、图书馆游戏服务、研究数据服务、组织工程、心象、Web 2.0、非源项。

  从大样本中发现前沿非常困难,因为前沿问题通常是小众、小样本的,关键词量通常很少。而关键词达到一定量时,已经成为热点。因此,出现频率为1次的关键词值得注意,但以前学界以知识图谱进行文献计量研究,通常排除低数值的关键词。前沿研究须改变以前的方法,从低频关键词中去发现。当然,并非所有低频词都是前沿,但总体上这些词会有两种发展可能:一是昙花一现难以引发学科共同体的关注,二是有研究价值的前沿。前沿比热点难识别,但对于学界研究更重要。

  如何探索前沿,有3种路径,或者可以从3个方向去找寻属于前沿研究的蛛丝马迹。这3种路径分别是问题路径、方法工具路径和过程路径。

作者简介

姓名:柯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