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情报学
数据与信息之间逻辑关系的探讨 ——兼及DIKW概念链模式
2018年01月09日 09:31 来源:《中国图书馆学报》 作者:叶继元 陈铭 等 字号

内容摘要:数据与信息是图书情报学、信息科学、计算机科学等学科的两个基本术语,是构成学科的核心概念或范畴,然而两者之间的逻辑关系,长期以来一直没有厘清。

关键词:数据;信息;DIKW;概念链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叶继元,ORCID:0000-0002-4232-8923,南京大学信息管理学院教授,E-mail:yejiyuan@ju.edu.cn;陈铭,谢欢,南京大学信息管理学院讲师;华薇娜,南京大学信息管理学院教授。南京 210023

  内容提要:数据与信息是图书情报学、信息科学、计算机科学等学科的两个基本术语,是构成学科的核心概念或范畴,然而两者之间的逻辑关系,长期以来一直没有厘清。文章通过文献研究法、概念分析法、历史研究法和比较研究法,在对国内外主要文献中有关概念内涵与外延进行分析的基础上,概括出四种代表性的观点,即“数据大于信息说”“信息大于数据说”“数据与信息等同说”“数据与信息相对说”。其中,“数据大于信息说”影响最为广泛,这与DIKW概念链模式有关,而这个概念链模式的逻辑并不清楚,并不能很好地反映数据、信息、知识以及智慧之间的关系。对于数据与信息的关系,本文从哲学、人们约定俗成的惯例、信息与数据概念的变化过程、最新的国际组织及各国政府文件层面考虑,论证了“信息大于数据”的观点,认为此种观点更具解释力和合理性。

  关 键 词:数据 信息 DIKW 概念链

  标题注释: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专项任务项目(科研诚信和学风建设)重大课题“学术规范和学科方法论研究”(编号:11JDZF001)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我国战略性新兴产业的信息资源保障体系与服务模式研究”(编号:11AZD082)的研究成果之一。

  分类号 G250

  0 问题的提出

  数据与信息之间的逻辑关系,即二者是从属关系,还是等同关系,抑或是交叉关系。如果是从属关系,那么是数据大,还是信息大?长期以来,学界一直没有对此进行积极、深入的理论思考,致使许多专业人士对此问题困惑不已,回答不清,更遑论非专业人士。随着大数据时代的到来,“数据”一词风头强劲,成为热词,不仅被计算机科学、信息科学等专业人士频繁使用,而且被各行各业、政府和大众津津乐道,使二者原本就复杂不清的关系变得更加扑朔迷离。数据与信息是图书情报学、信息科学、计算机学科等领域的基本术语,是构成学科的核心概念或范畴,从“图情档”学科或跨学科的角度厘清或大体厘清二者的关系,对于探讨信息、数据作为资源的资产化管理,对整个信息领域的概念系统和理论体系,对于图书情报学、信息管理学科学生的教育,对于指导日益丰富的信息化、大数据实践均具有重要的意义。

  研究数据与信息的逻辑关系,实际上就是要对数据与信息的概念,即内涵和外延进行新的思考和界定。几十年来,国内外有关数据与信息的定义不下百种,不同学科背景的人对二者的认知有不少差异,似乎也各有其理。致使不少专业人士认为,这两个概念关系太复杂,“剪不断,理还乱”,不如听之任之,等待事物发展来自然裁决。从表面来看,尽管对一些学科的基本概念的定义同行之间没有达成共识,似乎也未阻碍该学科的发展,但笔者认为,基本概念不清,则学科基础不牢,势必会严重影响该学科的更好发展。再者,所谓学术研究,不同于日常生活,很大程度上就是要在复杂多变的实践基础上进行理论思维,抽象出基本的概念、命题、定律等,而后再用这些理论指导实践。更为重要的是,为了编写相对规范、权威的教科书为教学所用,也需要对二者关系有较为明确的界定。因此,我们认为很有必要对这一基本而复杂的问题进行深入研究,这种研究至少可以引起同行的积极思考,为加快达成共识、规范专业术语做些努力。

  本研究采用文献研究法、概念分析法、历史研究法和比较研究法,对国内外主要文献中有关这两个概念的内涵、外延,包括影响较广的DIKW概念链模式进行归纳和分析,在吸取各种观点合理的内核的基础上,结合对于近几十年来中国大陆丰富的信息化实践的思考,对数据与信息之间的逻辑关系进行探讨。

  1 相关研究评述

  以“‘数据’and‘信息’”“data and information”“数据与信息的关系”“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data and information”等作为关键词或主题词,检索CNKI、LISA、ISI Web of Knowledge等数据库,发现截止到2017年3月,并未有直接论述数据与信息两者之间逻辑关系的论文,但是间接地暗示二者关系的论著众多。因为许多与信息、数据相关的论文与图书,尤其是教科书,在开篇之处总要对信息或数据进行界定,通过文本内容分析法,即仔细解读这些定义及其属性,就能知道作者持有的观点。

  例如,如果Wellisch认同信息是记载下的符号(Recorded Marks)[1],而数据则是这些符号的具体表示(数字、文字、信号、图像、声音等),那么他就认同信息与数据是等同关系。如果Rowley认为信息是经过整理的、有意义的数据[2],那么就意味着他认为数据的外延比信息大,因为尚未经过整理的、暂时无意义或不可能有意义的许多数据还没有加工成信息。如果Buckland同意信息有三种含义,即作为事物的信息(Information as Thing)、作为过程或活动或传递行为的信息(Information as Process)和作为知识(特指事实、主题、事件)的信息(Information as Knowledge),而事物的信息包括数据(Data)、文本、文件和实物[3],那么实际上他就主张信息是数据的上位概念。可见,通过文本内容分析,可以获取不同作者对二者关系的认识及观点。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