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关系学 >> 热点资讯
澳政客为何深陷“对华焦虑症”
2021年02月19日 09:44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者:高乔 字号
2021年02月19日 09:44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者:高乔

内容摘要:疫情期间,澳大利亚悉尼达令港附近一片冷清。图为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在澳大利亚悉尼附近的尚溪红酒工厂,品牌商业经理贾斯汀·麦卡锡(右)与产品检测员检测红酒,他希望这里生产的高品质红酒可以进入中国市场。近来,热衷于对华嚷嚷的澳大利亚开始“求对话”了。据澳大利亚天空新闻台报道,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近日发表讲话向中国“示好”,他表示,“中澳两国关系明显已经发生改变,但澳大利亚会继续尝试和中国对话”。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近来,热衷于对华嚷嚷的澳大利亚开始“求对话”了。据澳大利亚天空新闻台报道,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近日发表讲话向中国“示好”,他表示,“中澳两国关系明显已经发生改变,但澳大利亚会继续尝试和中国对话”。

  一段时间以来,中澳关系陷入低谷。热衷充当“反华急先锋”的澳大利亚政客,表现如同“两面人”,一面是上蹿下跳的挑衅者,紧随美国,拼命抹黑、攻击中国;另一面则是“满脸无辜”的受害者,四处“哭诉”中国打压澳对华出口。对此,澳大利亚多位前政要和国内舆论批评称,维系与华互惠互利关系,才是澳大利亚的明智之举。

  

  频频示好求对话

  “我们不能假装事情还和以前一样。要建立持久的伙伴关系,我们双方都要适应新的现实,相互接触,而这要从部长级和领导人级别的对话开始。”2月1日,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在澳大利亚国家新闻俱乐部隔空向中国“喊话”。他强调,“对话的重点不是让步,而是要在互利的领域寻求一种合作方式,使两国及人民在未来受益”。

  此前,澳大利亚政府频频发出向中国示好信号。1月28日,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丹·特汉致函中方官员,阐明“澳大利亚在许多问题上与中国接触的强烈意愿”。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报道,煤炭贸易是当前澳大利亚政府最为关心的问题之一,信函希望中国取消对澳煤炭进口禁令。船舶运营商和煤炭供应商还没能找到新的买家,数十艘运输船的船员已陷入停工的困境。

  澳大利亚政府曾对此威胁称,将就中国决定对澳大麦征收关税一事向世界贸易组织提出申诉。此后,澳大利亚贸易部先后6次向中国致函“请求接触”。

  中澳关系陷入低谷后,澳大利亚国内谋求对话的声音日渐高涨。“我们不要忘了,是澳大利亚先针对中国的。”《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刊文称,过去9个月,中国阻止了来自澳大利亚的煤炭、棉花、龙虾、木材和肉类进口,同时还对澳的葡萄酒和大麦征收反倾销税。报道举例称,两国签署自贸协定后,澳大利亚用不符合世贸组织规则的反倾销税方式阻止了100多种中国进口产品;还在全球率先禁止华为参与5G网络;澳大利亚谴责中国夺取南海有争议的珊瑚环礁,却无视特朗普撕毁一系列国际协议的行为;澳大利亚禁止中国在澳推进自己的利益和影响力,却对别国的类似行为不闻不问;澳大利亚几乎禁止任何来自中国的投资,也禁止州政府和大学与中方的双边合作。

  反复横跳露焦虑

  “澳大利亚对华政策的变动,某种程度上体现了莫里森政府的‘对华焦虑症’。”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许利平接受本报采访时分析,就国内因素而言,一方面,在经贸领域,澳大利亚对中国具有高度依存度;另一方面,在意识形态领域,澳大利亚对华仍然抱有冷战思维,在政治和经济对话中出现尖锐冲突。最近一段时间,澳大利亚的对华意识形态强硬政策,包括针对中国的所谓“新冠病毒溯源”,对中国人权方面的攻击等,遭遇了中国的强力反制,对澳大利亚造成压力。此外,在澳大利亚国内,由于某些政客对华政策的误判,造成了国内民众,尤其是商界人士的压力。澳大利亚对华政策的反复变化,是这些深层矛盾的外露。就国际因素而言,此前美国政府推行“印太战略”,澳大利亚自认为其在这一战略可扮演重要角色,兴冲冲地充当了反华“急先锋”的角色,以此向美国献上投名状。

  中澳经贸关系十分密切。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种事情几乎只会在澳大利亚发生,只要决策事关中国,莫里森和他的政府部长们就会习惯性地拿出扩音器对中国嚷嚷,不停地为国内极右翼势力输送弹药。”

  中国是澳大利亚的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目的地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据澳大利亚统计局统计,2019年中澳双边贸易额为1589.7亿美元,澳大利亚对中国出口1039.0亿美元,占澳大利亚出口总额的38.2%;澳大利亚自中国进口550.7亿美元,占澳大利亚进口总额的25.8%。中澳关系受损直接影响两国经贸往来,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与澳大利亚贸易总额约1683.2亿美元,较2019年下跌0.7%;其中,中国从澳大利亚进口1148.4亿美元,同比下跌5.3%。在中国单一贸易伙伴中,澳大利亚位居第八位。

  “澳大利亚某些政客必须深刻认识到,在经贸领域,澳大利亚不是中国的唯一,但中国是澳大利亚的关键。”中国社科院海疆智库研究员、中国市场学会海疆丝绸之路工作委员会主任王晓鹏分析,在当前疫情形势下,澳大利亚经济滑坡加剧,甚至国内社会福利体系都受此牵连。中澳经贸领域的摩擦,让澳大利亚经贸蒙受损失。中澳两国在经贸领域的相互需求巨大,但是,澳大利亚某些政客为了个人或某个团体的政治利益,恶意炮制“中国威胁论”,炒作中国议题,传递反华情绪,借助媒体等传播手段误导澳大利亚民众,这一做法犹如中澳关系的毒疮。

  对华关系需正视

  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华德在接受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采访时表示,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的经济关系很重要,尽管双方存在分歧,但仍需要找到共同点和平衡点。澳大利亚应维护澳中互惠互利的经济关系,这不仅仅是常识,更是一个长期而明智的政策。

  此前,新西兰贸易部长奥康纳在接受采访时称,如果澳大利亚方面能像新方一样,展现尊重,采取更加外交的方式并在措辞上保持谨慎,澳中关系也有望达到与新中关系类似的水平。

  “中澳关系在低谷徘徊,主要责任在澳大利亚。莫里森政府毫无疑问要为其对华关系的误判承担责任。”许利平指出,莫里森政府应当从两国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角度,正确认识中澳两国间互赢互惠的关系,在这个方面不应有任何误判和误读。

  王晓鹏认为,澳大利亚首先要解决的是自我身份认同的问题。澳大利亚一直自认为是西方大家庭当中的一员,与西方国家共享价值观,所以在一些涉华问题上,与美国亦步亦趋。这是完全错误的。澳大利亚是一个亚太国家,这是澳大利亚目前最显著的地缘政治特征。积极融入亚太地区,特别是处理好与亚太地区大国的双边关系,是关系澳大利亚经济发展、社会稳定、民众福祉的重要事务。因此,澳大利亚在处理中澳关系时,必须站位高、定位准、立意远。

作者简介

姓名:高乔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陈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