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关系学 >> 本网首发
【国际观察】处在十字路口的中澳关系呼唤理性回归
2021年04月07日 13:5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许善品 字号
2021年04月07日 13:5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许善品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017年特朗普上台以来,中澳关系开始急转直下,澳大利亚日益偏离了以往在中美间保持战略平衡的正常轨道,对华疑惧心理不断攀升,政策日益倾向制衡与防范。拜登政府上台后,美国日益重视澳美传统盟友关系,中澳关系未来仍面临不小的结构性压力。

  内政外交,疑惧焦虑受鼓噪

  20世纪80年代,中澳关系曾经是不同社会制度、不同意识形态国家关系的典范。霍华德执政时期,澳大利亚成功地在中美之间保持平衡战略,避免了在地缘政治与地缘经济之间做痛苦且无谓的选择。平衡战略也使澳大利亚收获颇丰,不仅连续29年保持了经济连续增长,中澳贸易突飞猛进,而且澳美同盟也并未削弱,仍然维持总体稳定。如今,中澳关系逐渐脱离正常轨道,由理性、务实滑向对抗和冲突,其中既有中美战略竞争加剧的影响,也有澳大利亚外交转型和国内政治转变的原因。

  中美战略竞争的加剧,客观上压缩了澳大利亚在中美间转圜腾挪、两面下注的空间。中国从未要求澳大利亚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队”,也从未要求澳大利亚在中美之间做非此即彼的选择。但美国却一直通过公开和秘密的渠道、政府间和私人间的联系,对澳大利亚政府或直接施压、或旁敲侧击,要求澳方配合美国对中国进行战略制衡和战略围堵。澳大利亚出于自身利益考量和自身战略定位转变,也愿意主动出击,通过主动制衡中国来分担美国的战略压力,换得美国安全承诺的“再保险”。在美国众多亚太盟友中,澳大利亚是目前反华声调最高、对美战略追随程度最高的国家。由此可见,澳大利亚急于联美反华并不完全是美国外交施压的结果。

  2008年以来,澳大利亚外交开始出现缓慢且重大的外交转型,地缘政治色彩日渐浓厚,而地缘经济逐渐式微,对军事同盟和战略竞争的青睐程度远高于多边合作与制度主义,“国际社会的良好公民”(A good citizenship in the international society)让位于战略雄心和地区抱负,其一度推崇的“创造性中等强国”(Creative middle power diplomacy)名不副实,“中等强国”身份凸显而“创造性”明显不足。受西方世界民粹主义和反全球化逆流影响,澳大利亚国内政治氛围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反华”成为“政治正确”,倡导对华务实、理性则会受到攻击甚至是调查。在部分反华媒体的鼓噪下,澳洲议会先后通过了多项限制中澳友好往来的法律,澳洲政客声言“愿意为了捍卫价值观念而付出经济代价”,造成中澳关系一再恶化。

  伴随着国际体系转型和地区秩序重塑,在美国外交施压、自身外交转型以及国内政治转变的交互作用下,澳大利亚对华战略疑惧和焦虑心理日益上升。从某种意义上讲,甚至达到了二战结束以来最高水平,导致中澳关系迅速下降至冷战结束以来的最低水平。

  以史为鉴,求同存异促发展

  中澳关系如何重归理性与务实,或许历史能够提供宝贵经验以供借鉴。首先,中澳两国都应以国家利益而非意识形态作为制定外交政策、处理双边关系的最高原则和基本准绳。20世纪70年代初期,国际格局的迅速转变和地区形势的急剧变化为中澳建交提供了重要的战略机遇,两国领导人高瞻远瞩,以惊人的战略智慧和高超的外交技巧,在窗口期抓住并充分利用了战略机遇,顺应了地区形势的发展,保证了国家的根本利益和战略安全,也为两国关系的长期发展奠定了良好基础。当前,澳大利亚国内部分政客、媒体和学者以虚无缥缈的“中国干涉论”“中国威胁论”为理由,在缺乏任何实质性证据的情况下将中澳之间的一切联系和往来“安全化”,以所谓的“国家安全”压倒切实的国家利益,完全违背了本国的根本利益。

  其次,中澳两国应本着相互尊重和求同存异的原则,冷静、客观、平和地看待彼此之间存在的客观差异。相互尊重是处理任何国家间关系的底线和前提,如果无法做到相互尊重彼此的发展道路、政治制度和价值观念,中澳关系便不可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正常化”,只能陷入“对抗—报复—对抗升级”的恶性循环。20世纪80年代,中澳两国尊重对方政治制度,彼此之间建立了深厚而真诚的友谊,双方关系迎来发展“黄金期”。“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求同存异是两国必须恪守的基本原则。存异,即承认并接受两国之间的差异,因为只有存异才可能求同,拒不接受对方的差异性或希望“改造”对方都是不切实际、事与愿违的。“存异”只是中澳关系正常化的基础,但努力方向、工作重点还是在“求同”。两国应该意识到,相对于差异和分歧来说,共识与共同利益才是主流。中澳应在坦然接受彼此差异的基础上,努力寻求两国之间的“最大公约数”,不断拓展、深化共同利益,为两国关系的长远发展夯实基础。

  最后,中澳两国需从全局出发,着眼于长远利益,因势利导、顺势而为。和平与发展仍然是当今世界的两大主题,各国人民不愿再战,民众向往美好生活是大势所趋。中澳两国人民互通有无也是无法阻止的。澳大利亚政府应尽最大努力为两国人民交往创造有利条件,而不是人为设置种种障碍。中澳之间存在分歧是客观事实,但相较于两国的共同利益来说,分歧是局部、次要的;中澳两国短期处于低谷也是客观事实,但从两国交往的历史长河来看,困难是暂时的,双方友好交往才是主流,不以少数保守人士、冷战斗士的意志为转移。放眼亚太地区的历史长河,我们有理由相信,任何阻挠中澳两国人民友好交往的伎俩只会暂时得逞,最终注定会失败。

  务实合作,理性思考谋长远

  在经济全球化时代,国家间相互依存趋势不断加深,中澳两国也早已形成“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利益共同体。正所谓合则两利、斗则两伤。中澳之间针锋相对并没有实质性地解决任何问题,反而带来了两国关系的严重倒退。澳大利亚国内一些政客始终抱着陈旧的冷战思维不放,无视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取得的巨大成就,敌视中国国际地位和地区影响力的不断提升,唯恐中国的和平发展削弱自身的外交地位和地区影响力。澳大利亚政府不断在香港、人权、南海、新冠肺炎疫情源头等问题上频频发出错误声音,粗暴干涉中国内政,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甚至威胁到中国的核心利益和国家主权。澳大利亚政府需要对中国和平发展究竟带来的是“机遇”还是“挑战”这一问题有更为冷静、清醒的思考。

  首先,澳大利亚有必要纠正以往对中国的战略误判,放弃与中国过度对立的错误做法,摆脱国际社会“反华先锋”的身份定位。中国是屹立东方的社会主义大国、文明古国,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和适应本国国情的发展模式,中国的和平发展是不可阻挡的,任何国家和组织都没有权利阻止中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其次,中澳目前应亟需为两国关系寻找新的合作基础,制定新的关系准则。虽然双方合作基础尤其是政治互信较以往有所削弱,但并不意味着两国战略互信及合作基础已完全丧失。中国已经成长为国际政治中的重要一极,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贸易国,在国际社会的影响力和话语权与日俱增。澳大利亚政府需要认识到,在任何情况下,一个日益强大而自信的中国,都不会允许他国如此无礼地践踏本国国家尊严和民族情感。

  最后,中澳两国产业结构和贸易结构高度契合,稳定的贸易往来对两国发展至关重要。中国巨大的消费市场潜力为澳大利亚经济稳定增长提供了强劲动力。中澳是亚太经合组织和G20集团的重要成员国,也是全球治理的重要参与国。中澳已经成功签署并加入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随着《中欧投资协定》的签署及落地,中国以实际行动向世界发出倡导经济全球化和开展自由贸易的时代“最强音”,展现了中国全面扩大开放的坚定决心,为中澳开展务实合作提供了新的机遇。

  总的来看,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澳关系处于真正意义上的十字路口。往前一步是畅通坦途,往后一步是对抗敌视,两国关系未来究竟是触底反弹还是急转直下,取决于双方的智慧与决心。

 

  (作者系湘潭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

作者简介

姓名:许善品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汪书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