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关系学 >> 本网首发
主场外交视域下媒体传播路径与特征
2019年03月21日 14:1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牛天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018年11月5—10日,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以下简称“进博会”)在上海举办。作为世界第一个以进口为主题的国家级展会,吸引了58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超过1000多家企业参展,旨在通过实际行动支持贸易自由化和经济全球化。

  近年来,中国和欧洲市场关系日益紧密。法国企业十分重视进博会带来的机遇,通过分析法国媒体(以下简称“法媒”)对进博会的报道框架,有助于我国跳脱出自我视域,提升媒体外交在促进对话、增进公众了解方面的重要作用。

  法媒眼中的进博会

  媒体外交讨论的是公众、媒体、国家政府和外交决策四者之间的关系,特别是媒体在外交决策过程中的作用。2008年,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媒体、公共事务与国际关系教授罗伯特·恩特曼(Robert M. Entman)提出“媒体外交”概念,即一国政府外交政策机构试图通过系统化的努力,影响目标国的媒体框架,以激活公众对本国政策正面认知的公共外交行为。我们选取2018年10月28日至11月12日的时间范围,以关键词“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Exposition international d’importation)、上海(shanghai)等搜索法媒的相关报道。其中传统媒体35篇,主要涵盖《世界报》(Le Monde)、《自由报》(La Libération)、《回声报》(Les Echos)、《北方之声》(La Voix Du Nord)、《十字架报》(La Croix)、《费加罗报》(Le Figaro),后期经过人工筛选、剔除重复样本和不相关样本后,获得有效样本28篇。

  从内容上看,“进博会的意义”“中国经济结构转变与改革”等是主要报道内容。我们以框架理论为基础,探究法媒对进博会的报道框架,透过法媒的“镜”来看进博会的“像”。通过分析,进博会的报道框架分为高、中、低三个层次。

  第一,高层框架:加强各国经贸合作,经济意义明显。

  高层框架是媒体对事物的概念和性质总体的界定。法媒对进博会的界定和解释放在了“中国与各国的经贸合作关系”上,他们认为进博会打开了世界对未来的想象,符合当前的经济形势。《世界报》引用习近平主席在开幕式上的发言,对中国降低进口关税、放宽市场准入表示认同。《北方之声》认为,进博会的召开是对世界经济局势做出的有效回应。总体来看,法媒肯定进博会的经济意义。

  第二,中层框架:对中国经济结构性改革充满期待。

  中层框架主要是媒体建构事件的起因、经过、结果、影响,并对事件进行评估。法媒的中层框架主要体现为两方面:对法国企业收益的评估以及期待中国经济改革所带来的影响。

  首先,法媒承认进博会促进了中国与法国在经济方面的交流,然而,有部分媒体认为法国企业想要从中获利仍需要一段时间。其次,进博会加速中国市场转型为现代化经济体。《费加罗报》引用中国欧盟商会(EUCCC)副主席卡洛·丹德瑞(Carlo D’Andrea)的言论:“中国的经济正在进行结构性改革。”《北方之声》则在报道中表达了对“具体降低市场准入”的期待。

  第三,低层框架:利用数据对比呈现事实。

  媒体低层框架主要聚焦微观的新闻文本,表现为新闻文本的叙述、修辞等。通过分析,法媒对进博会的报道除了事实层面的建构,还善于利用数据对比的方式提供事实佐证,丰富事实的细节。《十字架报》利用数据对比,展示了中国自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国际贸易在中国的贸易额占比情况,他们意图表明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市场的互动关系。

  媒体社会功能发生转变

  在了解法媒关于进博会的“镜中像”之后,我国媒体还需思考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保持信息灵通,争夺主场外交话语权。如今,媒体在外交活动中的参与程度和影响力逐渐扩大,我们可以借助经济学中“利益相关者”理论理解媒体外交如何发生作用。利益相关者常用权力/利益矩阵解释同一场域内,利益相关者掌握权力大小和资源多少,获得利益高低,进而探求各利益相关者的不同位置、可能的行为及协调满足战略。

  我国媒体置身于国际舆论场中,需要始终保持信息灵通,利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和发言人表态等“话语渠道”长时间、高频率坚定地表述本国立场和态度。

  第二, 重视首要界定权,完整建构媒体外交话语。所谓“首要界定”(prime definition),即对一个事件最初的界定或最具影响力的早期界定,即便是媒体转发也倾向于再制、转译由首要界定者提出的阐释框架与定义。我国媒体要主动掌握先期的话语权,重视事件完整图景的表达,即地点、人物、情境与事件所构成的全景图谱。比如,在进博会期间,我国媒体不但真实客观呈现目前全球经济局势,阐释进博会经济意义,掌握对高层框架的解释权,还对其他媒体提出的问题,提供明确解决方案。

  第三,延展媒体关注点,建构第二现场。进博会的开幕式和重要会谈是媒体争相报道的焦点。但不少真正引人入胜的故事可能发生在聚光灯之外的第二现场。如何兼顾展示第二现场的内容资源,引发文化共鸣也非常重要。比如,进博会期间,法国旅游局推介会就是很生动的第二现场。媒体可以借此介绍法国红酒在中国的销售情况,回应“法国希望中国相关部门加快低风险产品如葡萄酒的取证”等问题。

  媒体的社会功能已不仅是简单传递信息的“载体”,尤其在主场外交视域下,它已经逐渐承担国家对内对外治理和传播的重大责任。当代媒体在面对类似进博会这样的大型媒介事件时,需要利用海量信息集散特性、议程设置功能等进行对话,影响国际公众和外交决策,推动问题解决,彰显国家形象与国家品牌。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

作者简介

姓名:牛天 工作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陈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