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国外社会科学 >> 文化
中亚东干文学的家园意识与民族认同
2018年03月22日 09:4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刘利平 字号
关键词:移民;中亚;东干文学;中国;海外华人;地理;书写;文化家园;情感;表现

内容摘要:作为海外华人文学的一支,中亚东干文学中的家园书写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对母国中国的族裔记忆想象式的家园书写.例如,在亚瑟尔·十娃子和依斯哈儿·苏瓦佐维奇·十四儿等诗人的笔下,银川成为诗人反复吟诵的家园,被冠之以“我爷的城”或“我的连心哥儿”等昵称,表现出诗人对中国的家园情感。建立在地理家园意识基础之上的是东干文学中所呈现出的文化家园意识,这是一种依托某种文化或是某几种文化所构建的家园归属感,海外华人文学中的“乡愁”主题正是这种文化归属感的命题之一。与其他海外移民相比,不同于汉族移民族群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固守,东干人的文化家园建构呈现出多元文化融合的色彩,在“伊儒交融”的文化内核之外,还存在着包括移民当地文化以及阿拉伯文化等众多的文化因子。

关键词:移民;中亚;东干文学;中国;海外华人;地理;书写;文化家园;情感;表现

作者简介:

  在移民文学中,家园书写无疑是其中最为重要的文学主题。作为海外华人文学的一支,中亚东干文学中的家园书写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对母国中国的族裔记忆想象式的家园书写;将以乡庄为代表的中亚“唐人村”作为母国在移民国的文化飞地所进行的家园书写。对于中亚东干第一代移民而言,由于与母国完全隔绝,移民作家只能依靠想象的方式来遥望记忆中的故土,所表现的是一种地理意义上的家园意识,即借助某个地理空间来构建所谓的家园归属感。对东干人而言,中国作为先祖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是东干文学地理家园意识的首要归属地。例如,在亚瑟尔·十娃子和依斯哈儿·苏瓦佐维奇·十四儿等诗人的笔下,银川成为诗人反复吟诵的家园,被冠之以“我爷的城”或“我的连心哥儿”等昵称,表现出诗人对中国的家园情感。

  除了母国中国之外,中亚是东干人的第二故乡,这里的中亚更多指的是东干人聚居的“唐人村”,作为母国在移民国的文化飞地,成为另一个东干文学中反复书写的家园意象。在很多东干诗歌中,诗人常将“唐人村”比作亲娘,以母子情感来表达自己对乡村家园的情感。与其他华裔文学的“唐人街”书写相比,东干文学中的“唐人村”书写很少出现其他华裔文学对于“唐人街”的逃离与背弃,更多表现为对家园的依恋和守护,在他们心中,村庄就像母亲一样守候白首而归的诗人。

  就地理层面而言,东干人的家园归属于中国和中亚两地。在东干作家心中,中国是先辈的家园,而中亚则是自己的家园,这两个家园都对自己有着养育之恩,如何在情感上安放两个家园成为东干作家的伦理选择问题。在东干文学中,作家常以“母子情”来喻指与中亚的家园情感,而以“兄弟情”来喻指中国的家园情感。从伦理上选择做中亚的儿子,做中国的兄弟,东干人以这种方式解决了在两个家园之间进行伦理选择的困境。

  建立在地理家园意识基础之上的是东干文学中所呈现出的文化家园意识,这是一种依托某种文化或是某几种文化所构建的家园归属感,海外华人文学中的“乡愁”主题正是这种文化归属感的命题之一。在东干文学中,文化家园意识集中表现在对中国文化的认同感,以及这种文化认同感中所蕴含的民族认同。东干文学对于中国民间故事的改写,对于中国西北地区特有地方风俗的生动再现,以及其所表现出“伊儒交融”的文化内涵,成为文化家园意识的突出表达方式。东干小说《三娃儿与莎燕》在借鉴民间传说“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基础上,讲述了一个伊斯兰版的爱情悲剧,男女主人公在结尾时的化鸽情节和梁祝的化蝶如出一辙。小说《惊恐》也与唐代白行简的《三梦记》存在诸多相似之处,尽管故事的场景从佛教寺院改为伊斯兰化的金月寺。正如俄罗斯学者李福清所言:“在中亚,回族住在信仰伊斯兰教的突厥语系的民族中间,他们并不需要在自己的民间文学中强调伊斯兰特点。相反的,他们却追求以前在远东的日常生活特殊风貌的描写。”

作者简介

姓名:刘利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陈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