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各地 >> 人文西北 >> 区域特色
[解密]变身高考“网红”的独孤信印
2019年06月12日 15:21 来源:陕西日报 作者:郭青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我是独孤信印。我出生在1500年前的南北朝,那是一个战火纷飞的年代。我通体黝黑,血红色朱砂渗透于我的肌理,楷书的一笔一画让我散发出优雅而高贵的光芒。我身上充盈着北周大司马独孤信的气息,他给妻子写家书时,我在;他颁布命令时,我在;他传递军事密函时,我在……一千多年的时光里,我静静躺在旬河岸边,聆听历史的足音更替,看岁月的沧桑巨变。直到1981年,在那个寒风萧瑟的时节,两个少年与我邂逅,他们去除我身上岁月的痕迹,让我出现在展示中华文明的博物馆展台之上,成为国之瑰宝。2019年6月,我出现在一张印刷工整的纸上,那张纸是高考试卷。高考结束后,朋友圈中的一条条消息,迅速将我传播开来。我,火了。

  记者 郭青

  一件文物,在高考占5分的考题中出现。这件国宝级文物就是陕西历史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之一——独孤信多面体煤精组印(简称独孤信印),陈列于陕西古代文明第二展厅。

  6月11日,记者在博物馆采访时,在这件文物的展柜前,已经聚集了不少游客。游客中不乏刚刚参加完高考的学生。大家争相观看,听讲解人员讲述这件出现在高考试题里的国宝级文物的前世今生。

  姓名:独孤信多面体煤精组印

  年龄:约1500岁

  职称:国宝级

  户籍登记时间:1981年

  籍贯:陕西省安康市旬阳县

  出生时间:南北朝

  现住址:陕西历史博物馆

  联系电话:029-85253086

  1

  金石与数学的完美结合

  这是一件怎样的传奇文物?为什么会出现在今年的高考试卷中,而且是数学试卷?

  安康市教学研究室的王颖6月9日在“安康融媒”微信公众号上发表题为《独孤信印——2019年高考数学试题中的安康元素》的文章,对这一问题进行了解读。王颖在文章中说,这道试题(今年全国高考二卷文、理科第16题)的题面文字由四部分组成:一是普及了中国传统文化中有关金石文化的代表——印信的基本常识,即“印信的形状多为长方体、正方体或圆柱体”;二是点出一个特例——“半正多面体”,特例就是“南北朝时期的官员独孤信的印信”,并用实物图片加以印证说明;三是指出这个特例拥有的数学特征——“半正多面体是由两种或两种以上的正多边形围成的多面体”,以及数学之美——“对称美”;四是提出要解决的数学问题。该题融入了中国悠久的金石文化,赋以几何体真实背景,有利于学生人文素养的提高。独孤信印为48棱多面体,一共有26个大小不一的印面,是目前发现的中国古代唯一一枚从隶书、魏碑体向楷书演变的印章。相信一定会有更多的人因为此题走进博物馆,去领略人文之美。

  2

  国宝文物的传奇经历

  它从旬河岸边走进陕西历史博物馆的展厅,它是一件堪称国之瑰宝的孤品文物。

  独孤信印由煤精制成,呈球体48棱26面,其中正方形印面18个,三角形印面8个。有14个正方形印面镌刻印文,分别为“臣信上疏”“臣信上章”“臣信上表”“臣信启事”“大司马印”“大都督印”“刺史之印”“柱国之印”“独孤信白书”“信白笺”“信启事”“耶敕”“令”“密”。印文为楷书阴文,书法遒劲挺拔,有浓厚的魏书意趣。据印文内容及核查史书,此印为北周大司马独孤信之印。14面印文内容不同,各有其用途,是研究北朝印玺制度的珍贵实物资料。

  当年的国宝文物发现人之一华开锋,如今已经是旬阳中学校长。那一年,18岁的他与同在旬阳中学读初一的表弟宋青,偶然在旬河入汉江的沙滩上捡拾到了独孤信多面体煤精组印。6月10日,华开锋在向记者谈到独孤信印出现在高考试卷中时有些激动:“今年全国高考二卷将独孤信印作为命题的背景材料和切入点,意在提醒中小学在育人方面要特别注重培养学生的人文素养,特别是注重中华传统文化教育,值得自豪的是这道数学题融入了浓浓的旬阳元素。”华开锋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里这样写着:“1981年11月9日,宋青在鹅卵石中发现了这枚印章。当时的印章被一层硬硬的三合土(黄土搅石灰)包裹着,其中有一两个面露出文字,宋青就在鹅卵石中摔砸,希望把其他泥土砸掉,但还是有些泥土砸不掉。他就用石片搓印章上的泥土,终于让这枚26面体印章露出真容。其实,我们也不知道这是一枚印章,更不知道它是一件稀世珍宝。宋青拿着玩了一段时间,就交给文化馆了(当时博物馆还没独立)。1991年陕西历史博物馆开馆,我在西安进修,作为首批观众去参观了,赫然发现这枚印章陈列在南北朝展厅里,心里万分自豪。这也算宋青和我对文博事业的一点贡献,也是旬阳对国家的贡献。”

  今年51岁的宋青,发现这件文物时只有13岁。一次偶然的河边玩耍让他和这件稀世珍宝邂逅。如今,他还清楚地记得这件捡来的“宝贝”带给他和玩伴们的童年快乐。“这东西个头不大,却很重,我以为里面镶嵌有金属物质,掉在水泥地上,弹起半尺来高,毫发无损,感到非常好玩,爱不释手,白天装在书包里,晚上睡觉放在枕头下。”宋青回忆着。几位他儿时的好伙伴,想帮宋青“鉴定”一下,他们找来了红墨水和白纸,玩拓章子,把每一面文字拓在白纸上。宋青记得最清楚的是“大司马印”,这几个字他们都认识。小伙伴邓文胜想起了白居易的《琵琶行》中有一句“江州司马青衫湿”,便说“这可能是白居易印”。至于印面中“独孤信白书”几字,孩子们根本不理解字面含意,更不知独孤信是个人名。在学校里,宋青把“令”字拓在白纸上,作为指使对方的一张令牌来做游戏,把“大都督印”“刺史之印”“臣信上章”等拓在白纸上分发给同学们。

  从无意中发现的“玩具”到国之瑰宝,其中既有发现者的无偿捐献,也有文博人员的用心呵护。喜欢文化和历史研究的旬阳县农林科技局干部潘全耀曾经为独孤信多面体煤精组印的发现和保护过程走访了多位当事人,潘全耀在2017年的微博中有过这样的描述:宋青的语文老师裴少强知道了这件事,看过印章之后,感觉这是一件文物,应当交给文化馆,找人看一下。随后,宋青将东西交给了文化馆分管文物工作的干部鲁继亨,收存在旬阳县文化馆。1984年旬阳县博物馆成立后,这枚印章被保管在县博物馆。当时,虽然无法说清这枚印章的价值,但旬阳中学认为宋青能积极将文物捐献给国家,有一定的正面教育意义,于是在1982年春天的一次全校师生大会上,校领导口头表扬了宋青,并奖励了一支钢笔和一本64开红皮塑料工作笔记本。

  1990年7月,独孤信印被征调至陕西历史博物馆集中保管。

作者简介

姓名:郭青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