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各地 >> 人文东北
上古人类的组合思维孕育了龙文化
2018年08月27日 13:45 来源:辽宁日报 作者:侯永锋 字号
关键词:红山文化;山海经;思维;玉器;雷广臻

内容摘要:专家提出新观点:红山文化开中华龙文化之源;上古时期人类的组合思维孕育了龙文化的原始基因。

关键词:红山文化;山海经;思维;玉器;雷广臻

作者简介:

  □记者/侯永锋 

  日前,辽宁省红山文化研究基地首席专家雷广臻提出新观点:红山文化开中华龙文化之源;上古时期人类的组合思维孕育了龙文化的原始基因;这种思维的产生,其根本动力是生产工具的进步。

  红山文化玉猪龙等异形玉器的发现与《山海经》所载龙形象异曲同工

  《山海经》记载的异形人或异形动物类别很多,令人叹为观止。如《山海经·海内东经》记雷神,“龙首而人头,鼓其腹”;《大荒北经》记琴虫,“大荒之中……有虫,兽首蛇身”;《海内经》对黄帝之孙韩流的记载可谓综合了多种动物要素,“韩流擢首、谨耳、人面、豕喙、麟身、渠股、豚止”。

  长期以来,不少研究者认为《山海经》中的这类记载荒诞不经。但随着研究的深入,有学者提出,这些关于先民神话传说式的记载,其实暗示了远古时代尤其是新石器时期开始后的时代特征,可作为帮助后人破译史前文化的密码之一。

  雷广臻就秉持这一观点。经过多年研究,他认定《山海经》之“海”指的就是渤海,《山海经·海内西经》所载的物事与大凌河、老哈河、西拉木伦河等红山文化区域的古人文、古地理相符。

  《山海经》中的异形人和异形动物的共同点是把人与动物的器官、肢体移位组合,如把人的肢体加到鸟、兽、蛇等动物的身上,或把鸟、兽、蛇等动物的器官移位组合到人身上。

  雷广臻说,这可以概括为“人面+N种动物器官”思维的产物,这种思维不仅存在于古文献中,也存在于红山文化玉器中。众所周知的红山文化玉猪龙应该是一种异形玉器,就是某种动物器官或肢体与另外的某种动物器官或肢体组合的产物。《山海经·海外西经》说:“轩辕之国在穷山之际,其不寿者八百岁。在女子国北。人面蛇身,尾交首上”,红山文化玉猪龙就是“人面蛇身,尾交首上”的形象。

  在雷广臻看来,红山文化玉器体现龙的不同存在形态。他解释说,红山文化异形玉器,深究起来都可以被看作是龙。双龙首玉璜等为潜龙状态;蚕龙为在田现龙状态;玉鱼、玉鳖、玉龟为在渊跃龙状态;双鸮玉佩、玉鸟为飞龙状态;勾云形玉珮为亢龙状态;玉玦、玉璧为群龙状态;玉猪龙、兽首形玦、双熊首和双人首玉器、玉人、玉棒等则为战龙状态。

  组合思维孕育了龙文化,甲骨文的“龙”字是龙文化观念的最早文字表现形态

  《山海经》中的异形人和异形动物是人类思维的产物。“正是这种思维孕育了龙文化的原始基因。”雷广臻说。

  雷广臻认为,古人不仅想象出了异形人、异形动物,而且用石器(包括玉器)、陶器、木器等创造出了异形人、异形动物,同时创造了异形自然物,如红山文化出土的璜形玉器,形同虹。

  雷广臻解释说:“玉璜是双首龙,正应了甲骨文的‘虹’字,有两个头,这也是动物器官、肢体移位组合思维的产物。”

  “甲骨文的‘龙’字披露了龙字与红山文化玉龙的关系,这个龙字正是龙文化观念的最早文字表现形态。”雷广臻进一步阐述,到《周易》一书出现,则讲了龙存在的不同状态,是龙文化的系统表述。“乾卦”有勿用潜龙、在田现龙、在渊跃龙、在天飞龙、有悔亢龙、无首群龙;“坤卦”讲“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其实《周易》讲的龙是随季节而变化的物候。

  “龙的文化形态和实象形态都说明,龙是人与其他动物或自然现象组合形态的变化。”雷广臻在研究课题报告中指出,由红山文化玉器结合《周易》等阐释集合的龙文化,目的不是引导人们把精力用在机械的对应和繁琐的考证上,而是提供一个思路,这个思路的主旨是:一切事物都有其集合与展开;天地间一切事物的精华组合在一起就是龙,展开就是包括人在内的万物。上古文献所记、考古文物(主要是玉器)所示,上古人类思维从异物相组、相合到抽象出万物集合的龙都是证明。

  “集合之龙,就是组合思维,就是中华传统文化的核心。这一点也正是上古文献与红山文化玉器共同蕴含的龙文化基因。”雷广臻说。

  龙思维的产生离不开生产工具的进步,用玉表现龙的观念是最高层次

  组合思维形成了龙的观念,催生龙在辽海大地产生,那么组合思维又是如何产生的呢?针对这一重要问题,雷广臻回答,其根本原因是生产力尤其是生产工具的进步,促使人们形成了组合思维。比如距今8000年前后,在辽海大地形成了系列的复合工具。

  复合工具实质上是一种组合工具,如把细石器镶嵌在骨槽里(考古学叫骨柄石刃刀),把细石器与骨柄组合在一起;把石锄捆上木柄,用绳索把石锄与木柄组合在一起。

  这种复合工具的出现是一个伟大的进步,使人们做工的力度、范围和效率都加大了,使生产力发生了革命,不仅如此,还进化了古人的思维,于是组合思维产生了,懂得了不同物体可以组合。

  在雷广臻看来,人类早期生活在动物界、自然环境中,要生存下来并有所进步,就必须依赖于动物并且要向动物和自然界学习,取其所长,然后去创造、去征服,去拓展、去延续。在学习与模仿的同时便生成了种种组合思维。组合思维是人类不断求索、不断进取精神的体现。上古人类思维可概括为“物我为一、物龙为一、龙我为一”。

  龙的观念产生之后,要以某种物质载体表现出来。雷广臻把龙的表现载体归纳为七种:用石、动物的头组合,如辽海兴隆洼文化遗址出土了石头堆塑龙形,龙头用动物头骨填充;用石堆成,如辽海查海遗址居住区中心区域发现了一条龙形堆石;用陶塑,同样在查海遗址发现,有的陶片上塑有蛙、蛇或蛇衔蛙腿的动物,另外发现龙鳞纹陶片;用蚌壳塑,如河南濮阳西水坡遗址距今约6000年的贝壳堆塑的龙虎图;还有一种是用图和字,上古有许多龙形图和龙字,甲骨文有龙字;用玉,如红山文化的系列玉龙;用石雕刻,如吉林左家山遗址出土了石龙,距今约6000年,是用石雕对龙观念的一种表现。

  “一定要把龙的观念与其表现形态区别开来。”雷广臻认为,中国龙起源于新石器时代早期,先红山文化时期的阜新查海龙形堆石是最早的实物龙形,是中华龙文化漫长历史的重要证据;用玉表现龙的观念是实物龙形的最高层次,载体就是红山文化的系列龙形玉器。

  “龙文化起源的‘范本’在辽海地区。”雷广臻说,“祖国大地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在其他地方发现的龙无一例外都脱胎于先红山文化和红山文化的原型龙。”            

作者简介

姓名:侯永锋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