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调查报告
杨菊华:三岁以下托育服务的现状与对策
2017年08月21日 08:47 来源:福建日报 作者:杨菊华 字号

内容摘要: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对家庭福祉的关注让位于经济发展,社会托育服务几乎空白,母职与公职身份难以兼容。

关键词:服务;托育;托育服务;服务体系;婴幼儿

作者简介: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对家庭福祉的关注让位于经济发展,社会托育服务几乎空白,母职与公职身份难以兼容。先发国家和地区的经验表明,3岁以下婴幼儿托育服务体系建设及其服务提供,有助于降低孩子的生养成本,化解女性工作—家庭的矛盾,推动家庭与工作的“双赢”。

  我国目前托育服务的现状

  托儿所体系已经难觅,社会托育服务供给严重缺位。在经济体制改革过程中,福利性的社会托儿所服务体系全面崩溃,人的再生产成本完全回归家庭。入托难、托班贵等问题十分凸现。一是托儿所(班)数量极其不足。1991—2000年间,婴幼儿在公立机构入托的比例持续下降;2004—2011年间,该比例几乎均为0。0~3岁的孩子主要由祖辈照看,不少母亲为了照料子女,也往往弃职回家。二是托育服务机构严重失衡。公办托育服务完全萎缩,部分公办幼儿园虽设有托班,招收两岁半或两岁的幼儿,但鉴于学前教育资源总量不足,为完成《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2011—2013)及(2014—2016年)设置的入园率指标要求,各地公办幼儿园基本不招收3岁以下孩子。依托机关、企事业单位、部队开办的幼儿园和托儿所寥寥无几;部分提供全日制托育服务的早教机构因收费昂贵,家长往往望而却步,既未达到缓解家庭照料负担的目的,反而加重了家庭的经济负担和时间成本。

  相关政策缺位,托育服务事业发展无章可依。目前,中国托育服务总体目标不明,部门职责不清,法律法规和政策支持缺位,托育机构建立和服务标准双双缺失,社会办托育服务的积极性受到极大遏制。一是社会主体办托育服务无依据、缺标准。面对较大的托育需求,一些有办园、办所经验的专业人员和拥有资金能力的市场主体希望创办专门的托儿所,提供正规、专业的托育服务,但因缺乏法律法规、主管部门、准入机制及标准,往往进入无门,有心有力却无用武之地。二是非正规托育服务质量参差不齐。一些企事业单位开办的日间照料中心、在工商注册开展全日制托育服务的早教中心及社区小型托育机构多因难以获得许可,或被叫停,或为“黑园”。家庭式托育和机构托育服务往往因逐利而降低服务标准。早教机构收费极高。为数不多的托育机构在服务标准、师资人才、卫生安全、保育教育、园所环境等方面都亟待规范。

  全面两孩政策强化托育服务需求,现有照料模式难以为继。尽管近30年中国儿童人数持续下降,但学龄前儿童规模依旧庞大,2010年0~5周岁的学龄前儿童有9026万人,2014年0~4岁儿童共7785万人。据预测,全面两孩政策落地后,年增新生儿约250万人。存量与增量叠加,托育服务的刚性需求将与日俱增。多个调查结果显示,超过1/3的受访者有托育需求,主要集中于2~3岁幼儿的托育。便利性和安全性是家长对托育机构的最重要考量:近80%的受访者希望孩子在社区周边入托;超过3/4的受访者希望孩子进入师资和安全性较好的公立园(所)。而实际情况是,近80%的婴幼儿主要由祖辈参与日间看护。但是,随着人口老龄化程度的加深,延迟退休政策的出台,隔代照料将面临更大困难;祖辈因健康等原因,对照顾子孙却心存忧虑。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