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理论视角
潘墨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政府机构改革的内在逻辑 ——“强度-跨度”政府架构分析框架的视角
2018年07月04日 14:31 来源:《国家行政学院学报》 作者:潘墨涛 字号
关键词:政府部门;职能跨度;部门职能;政府机构;架构;市场经济;政府职能;改革;中央政府;经济发展

内容摘要:[摘要]政府职能是政府部门结构设计的根本依据,而不同时期经济发展情况对政府职能有着不同的要求,适宜于不同经济发展阶段的政府部门结构也就不同。本文通过分析各国政府机构改革的历史背景和发展脉络,创新“强度-跨度”政府架构分析框架,以探讨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与政府机构改革的内在逻辑。当然,这种“高政府责任强度-大部门职能跨度”的政府架构也是目前面对严重经济危机的西方各资本主义发达国家政府机构改革的一种方向选择,在危机中社会和市场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政府,在“大部门职能跨度”以保障市场根本作用的基础上要求政府承担更多解决问题的责任。

关键词:政府部门;职能跨度;部门职能;政府机构;架构;市场经济;政府职能;改革;中央政府;经济发展

作者简介:

  [摘  要]政府职能是政府部门结构设计的根本依据,而不同时期经济发展情况对政府职能有着不同的要求,适宜于不同经济发展阶段的政府部门结构也就不同。本文通过分析各国政府机构改革的历史背景和发展脉络,创新“强度-跨度”政府架构分析框架,以探讨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与政府机构改革的内在逻辑。同时,对于理解2018年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本文也提供了一个较有新意的视角。

  [关键词]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政府机构改革;内在逻辑

  [中图分类号]D6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9314(2018)03-0074-07

  [收稿日期]2018-05-10

  [作者简介]潘墨涛,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国情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作为“上层建筑”之一的政府体制必然被经济基础所决定、所影响。经济体制决定了社会所需要的政府体制,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近年来政府机构改革有着必然的内在联系,政府的大职能“跨度”的部门和高责任“强度”的政府体制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必然要求。从这个角度去理解2018年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尤其是对国务院机构改革会有一个逻辑清晰的全新认识。国务院机构体制改革,其目的是转变政府职能,破除制约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体制机制弊端,围绕推动高质量发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优化政府机构设置和职能配置,全面提高政府效能,建设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因此它核心并不在于构建综合的部门行政框架,而在于构建符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要求的“高政府责任强度-大部门职能跨度”政府治理架构。分析我国政府机构的改革,也必须从政府责任强度、部门职能跨度两方面进行。

  一、相关理论回顾 

  政府职能是政府部门结构设计的根本依据。瓦格纳认为,“政府职能具有进化的性质,会随着时间流逝而改变”。[1]不同时期经济发展情况对政府职能有着不同的要求,适宜于不同经济发展阶段的政府部门结构也就不同。“为起飞创造前提条件”阶段即过渡阶段,在国家、地区范围内土地利用率提升,农业稳定迅速发展,劳动力逐步向工业转移。经济“起飞”阶段,工业革命出现,在较短时间内,一个国家和地区生产性质、经济和社会结构发生重大质变。经济发展“向成熟推进”阶段,经济在国际经济中将占有与其资源潜力相适应的地位。在这三个阶段里,一个国家或地区完成了由发展中国家向发达国家转变的经济现代化进程。相对应地,不同历史时期经济基础对政府职能结构的要求也是不一样的。

  “为起飞创造前提条件”阶段和“起飞”阶段,资源禀赋的利用率远未达到最高,各个行业最直接有效的发展源于提高单位劳动生产率,因此行业内完全自由竞争成为理论必然要求。亚当·斯密的“守夜人政府”将这两个阶段政府的职能限定在“抵御外来侵略”、“维护社会治安”、“经办私营无利但社会需要的公共事业和公共设施”等几个“狭窄的”方面,[2]形成“廉价政府”。受斯密、李嘉图等人的理论影响,1846年英国废除1815年颁布的《谷物法》,按照生产要素发挥最大作用的原则配置资源,自由竞争使英国经济迅速“起飞”。“向成熟推进”阶段,不断面对问题解决问题是常态,因此对于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政府应负哪些责任等问题始终存在争论,但逐步趋向一致:相对的自由竞争和适度的政府干预。最初由于“起飞”,技术革命使现有可利用的资源禀赋迅速被“兑现”,经济发展无法继续依靠各个行业内部自由竞争所实现的生产率提升而得到维持,自由竞争最终形成行业垄断。同一生产部门的不同行业相对“饱和”发展,从而形成了行业垄断之间的竞争关系。这种行业垄断之间的竞争不可能维持在“健康”程度之内,新一轮技术革命尚未形成时自由市场充斥着“零和博弈”。因此,这一阶段英国出现了福利经济学主张,霍布森主张“国家应当对生产和分配领域积极干预,通过税收政策解决社会福利问题”,[3]庇古也强调国家干预对社会福利增加的必要性,但也并未否认自由竞争是实现资源最优配置的基本原则。[4]在经济危机的刺激下,福利经济学对政府适度干预市场的理论迅速演变为政府全面干预市场的理论,凯恩斯就认为,“为确保充分就业所必需的中央统治,已经把传统的政府机构扩充了许多……不能让经济力量自由运用,须由政府来约束或指导”,[5]因此,凯恩斯革命带来了资本主义世界政府职能的一次大规模扩张,政府全面干预经济活动对解决因过度竞争造成的经济危机起到了关键作用。此后,随着政府干预使经济解决了过度竞争造成的危机,过分强大的政府经济职能又开始伤害市场活力,新自由主义因此得以建立威信。哈耶克坚持自由竞争优于其他制度,但也反对政府完全不作为,“国家并不是一个束手束脚的旁观者,而是一个创立和维护有效竞争制度的积极参与者,并创造条件使竞争尽可能有效。政府应提供那些对社会有益,但由私人经营却得不偿失的服务,即作为市场经济的补充。”[6]弗里德曼也认为政府对市场的干预应该尽可能缩小。同时期新制度经济学者从“市场失灵”和“政府失灵”两方面重新设计政府职能,这些理论上的努力都证明了一点:政府对市场的干预与市场自由竞争都应适度。

  从上述发展阶段不同理论思想已经可以勾勒出不同经济发展阶段对政府职能的不同要求,而政府职能又决定了部门结构。理论发展中相关核心问题在于两点:在不同经济发展阶段,(1)政府对经济发展的责任应当“强”还是“弱”?(2)部门职能的权力结构跨度应当“大”还是“小”?“强”还是“弱”,即从政府的责任理解,越是负有无限责任的政府则越是“强政府”,这是由对于制约经济发展的直接现实问题市场能否自行迅速高效解决而决定的,如果不能,则需要“强政府”;“大”还是“小”,应从政府的权力理解,对资源配置权力越有限的政府则越是“大部门”,这是由究竟依靠市场还是依靠政府实现资源优化配置而决定的,如果依靠市场,则需要“大部门”。

作者简介

姓名:潘墨涛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