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对话
程曼丽 黄楚新等:主流媒体的历史机遇
2019年06月19日 09:18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陈恒 字号
关键词:主流媒体;历史机遇;媒体融合;全媒体传播

内容摘要:

关键词:主流媒体;历史机遇;媒体融合;全媒体传播

作者简介:

  【圆桌对话】

  嘉 宾:

  程曼丽 北京大学国家战略传播研究院院长

  张洪忠 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院长

  黄楚新 中国社会科学院新媒体研究中心副主任 

  主持人:记者 陈恒

  习近平总书记在《加快推动媒体融合发展 构建全媒体传播格局》重要文章中指出,我们推动媒体融合发展,是要做大做强主流舆论,巩固全党全国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强大精神力量和舆论支持。他还强调,“这是主流媒体的历史机遇,必须增强底气、鼓起士气,坚持不懈讲好中国故事,形成同我国综合国力相适应的国际话语权”。为了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的这一系列重要论述,本刊邀请专家针对全媒体时代的挑战和机遇、推动媒体融合向纵深发展、建成新型主流媒体等主题展开讨论。

  1.深刻认识全媒体时代的挑战和机遇,准确把握“四全”媒体特征

  记者: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全媒体不断发展,出现了全程媒体、全息媒体、全员媒体、全效媒体,信息无处不在、无所不及、无人不用,导致舆论生态、媒体格局、传播方式发生深刻变化,新闻舆论工作面临新的挑战。如何认识全媒体时代舆论生态、媒体格局、传播方式出现的深刻变化?

  程曼丽:全媒体时代,舆论生态发生了明显变化。社交媒体日益成长为集信息、意见为一体的舆论集散平台,传统媒体既有的话语优势和议程设置功能逐渐弱化,这对政府及主流媒体的信息发布和舆论引导无疑是一大挑战。不仅如此,传播科技(包括移动通信技术的迅猛发展)已将人们带入5G时代,而5G的普及将会在信息传播领域产生更多的新兴业态,甚至形成产业化规模,这势必会对现有的传播格局和舆论生态产生更大影响。“备豫不虞,为国常道”,我们应当对传播技术的更新换代及其发展趋势保持足够的敏感,对它将会带来哪些问题及早做出研判。

  黄楚新:全媒体的概念由来已久,但以往对全媒体的认识主要集中在媒介形态、分发平台或表现手段等浅层次。相较于以往浅层次的全媒体传播,“全程媒体、全息媒体、全员媒体、全效媒体”是一种更深层次的全媒体概念,如今的全媒体不仅仅是跨媒介的融合,而且是跨时空、跨物理屏障、跨主体身份、跨功能的更深层次融合。当前,构建全媒体传播格局是媒体融合进入新阶段的要求,更具全局视角和战略高度。

  全媒体引发了媒体领域的众多深刻变化,为新闻舆论工作带来了巨大挑战。在舆论生态方面,众多传播者涌入舆论场,使舆论场愈发分化。在媒体格局和传播方式方面,新媒体形态和传播技术的更新迭代,将重塑以往的媒体格局,呈现更加复杂、多元的传播方式,也将引发更为激烈、复杂的新一轮竞争。

  需要指出的是,这些变化带来的不仅是挑战,还有媒体融合的全新方向和思路,顺应全媒体时代发展大势将为新闻舆论工作的开展打开全新局面。习近平总书记表示,“我们要运用信息革命成果,加快构建融为一体、合而为一的全媒体传播格局”。我国的媒体融合进程推进至今,已经进入了深水区、下半场,已然实现了从“你是你、我是我”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转变。而全媒体时代引发的种种变化,则为媒体融合持续深化提供了启发,进而开启“你就是我、我就是你”的深度融合阶段,这对于打造新型主流媒体,做好新闻舆论工作无疑是巨大的机遇。

  张洪忠:在技术驱动下,当前的媒体格局和舆论生态正发生深刻变化,新传播技术成为影响我国媒体生态的一个重要因素。

  第一,基础的通信技术正在走向5G时代,传播通路发生变化。相较于3G、4G技术,5G技术有三个明显特点:一是传输速度成倍数加快,达到4G的十倍甚至百倍;二是连接数量更多,可以有效支持海量的物联网设备接入,支持未来千倍以上移动业务流量的增长;三是通信过程中的时延会越来越低,传输时延可达毫秒量级。5G通信技术的普及应用不仅是传播速度和传播数量上的量变,更是传媒生态结构上的质变。比如,即将到来的5G为VR技术的普及提供了基础,VR技术的普及应用将为用户提供一种崭新的社会生活方式,带给人们前所未有的体验。VR会像PC和智能手机一样飞入寻常百姓家,并有可能成为又一个通用性技术平台。VR技术的普及将把信息传播的“人机交互”模式变为“人机交融”模式,使用户融入具体场景中进行信息交互。

  第二,人工智能技术的快速发展和应用,正在颠覆传统媒体时代的内容生产方式与传播方式。内容生产方式的改变是指机器参与生产的内容比重会越来越大,传统媒体时代的内容生产流程会完全改变,内容生产效率得到指数级提升。传播方式的改变则是指信息流向、渠道形态等方面,利用算法了解用户兴趣并向用户推荐个性化内容的智能推送,改变了传统媒体和PC网络时代编辑选稿受众看的单向信息传播模式,变为依据用户需求有针对性推送内容的双向模式。在渠道形态上,基于自然语言技术的智能语音应用、机器人等将得到快速发展。此外,具有高度沉浸化、场景化、实时性的VR社交等新的社交模式,是超越微信、微博等当前社交媒体的新形态,也将颠覆当前的社交媒体方式。

  第三,在技术驱动下,媒体格局的改变也在改变着舆论生态。一是舆论生态的表现形式将由当前以文字为主的结构化数据为主转变为非结构化数据为主,语音、非言语符号等比重将越来越大,表现方式的改变意味着对舆论的把握将更加困难。二是意见表达将更加小圈子化,小圈子的最大特点是封闭性,形成一个个“巴尔干化”的独立城堡。三是社交机器人将会成为一个与人交流的新“物种”,进而影响舆论,目前,社交机器人在社交平台已经有一定比例,社交机器人的出现将改变完全由人主导的舆论生态。

作者简介

姓名:陈恒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