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党史研究
史诗长征和长征史诗
2016年10月19日 09:31 来源:湖南日报 作者:郝安 字号

内容摘要:中国工农红军80多年前进行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堪称不朽的史诗。在史诗般的长征路上和秦晋高原,作为统帅、战士、诗人的毛泽东,在极其艰难困苦的戎马倥偬间,也不辍吟哦或默诵。

关键词:长征;史诗;毛泽东;长征史诗;诗词

作者简介:

 

  中国工农红军80多年前进行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堪称不朽的史诗。在史诗般的长征路上和秦晋高原,作为统帅、战士、诗人的毛泽东,在极其艰难困苦的戎马倥偬间,也不辍吟哦或默诵。从1934年10月到1936年10月的两年间,毛泽东接连写下了《十六字令三首》《忆秦娥·娄山关》《七律·长征》《念奴娇·昆仑》《清平乐·六盘山》《六言诗·给彭德怀同志》《沁园春·雪》共9篇诗词,从而形成了诗人毛泽东诗词创作的一个高峰。

  毛泽东曾说,他的这些诗词是在“马背上哼成的”。然而,正是这些在马背上哼成的诗作,以其纵横恣肆、雄视百代的气势和力度,成为了无与伦比的描写长征的伟大史诗。

  

  点染江山,是毛泽东诗词的一个最大特色。在他长征时期的诗词中,山的形象,更占着十分突出的地位。9首诗词,几乎首首都提到了山,有6首干脆就以山名篇。其中《十六字令三首》更是直接以山作为吟咏的对象。

  自古以来,模山范水,诗人常事。然而,毛泽东之写山咏水,却完全不同于旧日山水诗人。他的诗情意境,在山水之间又超乎山水之外。山高他站得更高,山远他看得更远。在快马加鞭的马背上,毛泽东看到的山是有生命的,能够飞舞奔驰的,散发着山野气息和阳刚气息,充满着动感和力度。

  娄山关,是红军长征途中遇到的著名天险之一。毛泽东在1935年2月写下的《忆秦娥·娄山关》,便是红军越过娄山关天险时的艺术写照。全词悲壮凝重,声情激越,俨然一幅战地素描:繁霜铺地,西风肃杀,长空迷茫,雁鸣凄厉。然而,如铁的雄关在红军的脚下又算得了什么!“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铿锵的词句使我们感受的不再是苍凉,而是遒劲;不再是凄清,而是豪健。

  《十六字令三首》并非成于一时,亦非指的一山。从标明的时间看,是毛泽东从1934年底到1935年春在长征途中一路吟成的。小令,寥寥16字,极短极窄。或许正因为如此,古人流传甚少,佳作更是罕见。但才大的人无施不可,一代词宗毛泽东拿得起,放得下。他偏偏就以小令简劲的笔触,描绘了岭竖狼牙、峰成剑锷的奇特山象,表现了诗人和红军战士的伟大气魄。三首各有意境,却又是一幅完整绚烂的图画;三首处处写的是山,却处处凸显了长征途中领袖和战士的英姿。“倒海翻江卷巨澜”,这不正是惊天动地的二万五千里长征的铁流么?刺破青天,赖以柱其间的擎天大柱,不正是中国共产党和伟大领袖的象征么?三首共48个字,可谓奇情壮采,词约义丰。

  在由通渭向六盘山进军的途中,毛泽东“夏日登岷山远望,群山飞舞,一片皆白”。由是,他又以“昆仑”为题,吟成了同样是“横空出世”的《念奴娇·昆仑》。在这里,我们看到、聆听到的,是在昆仑之上、比昆仑更高的历史巨人在向自然巨人发话:“不要这高,不要这多雪”;是藐视古往、举重若轻的大纛豪风:“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而今我谓昆仑”!毛泽东既写出了山的伟大,更写出了人的伟大,而且还写出了人比山更为伟大。

  1935年10月,工农红军历尽千辛万苦,已横跨10个省,长驱两万里,到达甘肃省的六盘山下。六盘山,是红军长征途中翻越的最后一座高山。

  如果说过了雪山草地,红军的胜利已经在望,那么,登上六盘山,则是胜利在握了。毛泽东驻足山巅,不觉诗兴勃发。此时的诗雄毛泽东回顾坎坷征途,瞻望革命前景,即席口占了一首《长征谣》,当时就在红军中,后来又在八路军、新四军中流传。这首《长征谣》,即是1949年公开发表时,词名改为“清平乐”的《六盘山》。“不到长城非好汉”,金声玉振,壮语惊人!“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排山倒海,推宕生姿。纵览全词,雄浑,豪放,磊落,是一首不可多得的极富感染力的杰作。

  1935年10月21日,一场伏击战在吴起镇打响。战斗以俘敌700人、缴获战马200匹而胜利结束。当这场战斗的指挥员彭德怀风尘仆仆从前线回到指挥部,毛泽东情绪激动地在一张作战电令纸上写下《六言诗·给彭德怀同志》:“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骋。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 10多年后,在1947年彭德怀取得沙家店战役胜利的祝捷大会上,毛泽东兴之所至,又重新吟诵这首诗。吴起镇这场伏击战后,中央红军胜利结束了艰难的长征,开始在西北重建中国革命的大本营。

  毛泽东如此钟情于山,挚爱于山,是因为他和他的事业与山结下了不解的特殊因缘:湘潭的韶山,是他的诞生地。同学少年,相继在湘乡的东山和长沙的岳麓山求学。1927年秋收起义,他领着队伍上了井冈山。井冈山就是他马背写作的起点。从此,毛泽东和他的红军处处以山为家。在湘赣山区,在赣南山区,在闽西山区,毛泽东说他是占山为王,几乎天天依山而据,凭山而立。二万五千里长征更是崇山峻岭,万水千山。直到抗日战争开始之前,红军和蒋介石所处的位置,按照毛泽东的说法,还是“我们在山上,他在水边”。上世纪30年代末至40年代,毛泽东在延安的宝塔山下,在河北的西柏坡上,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创造了撼天动地的辉煌……

  山,既是革命的发祥地,又是红军的摇篮;山,既是战斗的屏障,又是进军的阻碍。可以说,山,伴随了毛泽东轰轰烈烈、叱咤风云的一生。由此,我们便不难悟出,毛泽东为什么在他的诗词中,这样喜欢写山咏山,这样喜欢提到山。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