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史党建 >> 人物研究
毛泽东人民主体话语表达的历史嬗变
2019年11月21日 16:24 来源:《求索》2019年第2期 作者:代红凯 字号
关键词:毛泽东/人民主体/话语/嬗变

内容摘要:人民主体思想是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重要构成,也是两大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理论成果的重要基础。人民主体的话语表达不是停滞不变、始终如一的理论教条,而是在理论层面和实践层面彼此印证、交互推动、不断深化发展的话语体系。毛泽东是中国共产党人民主体话语体系的创造者,其对人民主体的话语建构和表达体现出历史主义的鲜明特征。在由民主革命转向社会主义建设的历史进程中,毛泽东人民主体思想的话语表达在人民群众的价值定位,服务人民宗旨的现实表现,人民主体话语体系的内容结构三方面都体现出比较明显的历史嬗变色彩。在具体的历史情境中厘清毛泽东人民主体的话语表达及其嬗变,既有益于更加深刻、准确地把握毛泽东的人民主体思想,同时对于提升党人民主体思想的理论自觉,实现人民主体理论逻辑与历史逻辑的统一,实现人民群众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的统一具有重要启示意义。

关键词:毛泽东/人民主体/话语/嬗变

作者简介:

  摘 要:人民主体思想是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重要构成,也是两大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理论成果的重要基础。人民主体的话语表达不是停滞不变、始终如一的理论教条,而是在理论层面和实践层面彼此印证、交互推动、不断深化发展的话语体系。毛泽东是中国共产党人民主体话语体系的创造者,其对人民主体的话语建构和表达体现出历史主义的鲜明特征。在由民主革命转向社会主义建设的历史进程中,毛泽东人民主体思想的话语表达在人民群众的价值定位,服务人民宗旨的现实表现,人民主体话语体系的内容结构三方面都体现出比较明显的历史嬗变色彩。在具体的历史情境中厘清毛泽东人民主体的话语表达及其嬗变,既有益于更加深刻、准确地把握毛泽东的人民主体思想,同时对于提升党人民主体思想的理论自觉,实现人民主体理论逻辑与历史逻辑的统一,实现人民群众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的统一具有重要启示意义。

  关 键 词:毛泽东/人民主体/话语/嬗变

  作者简介:代红凯,博士,《思想理论教育导刊》编辑部编辑。

 

  习近平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强调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坚持人民主体地位是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要方略:“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是决定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根本力量。必须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坚持立党为公、执政为民,践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把党的群众路线贯彻到治国理政全部活动之中,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依靠人民创造历史伟业。”①人民主体话语体系内在地包括人民群众创造历史的群众史观,为人民服务的根本价值旨向,人民主体价值观的具体内涵及践行路径等重要内容。毛泽东是中国共产党人民主体话语形成的奠基者和主要创造者,为人民主体话语体系的建构和形成做出了卓越贡献。深化毛泽东研究,其中重要的一个维度就是以毛泽东的著作文本为基础,对毛泽东思想中若干核心概念进行话语分析,考察某一重要概念生成的历史背景、理论依据、原初含义是什么;概念演变的过程是如何推进的,促使概念演变的原因何在,概念演变过程中的意义转换与新旧替代是如何实现的……这些均有待考证和还原②。目前学界对毛泽东人民主体概念的研究成果主要体现在超越历史分期的界限,将毛泽东关于人民主体概念的所有使用整合起来进行整体性的理论分析和理论概括。这固然有益于从宏观上审视把握毛泽东人民主体话语体系的主要内容和思想特征,但却也在一定程度上忽视了毛泽东人民主体话语思想的历史发展以及在发展过程中,尤其是在新中国成立前后两个不同历史时期这一话语内在的历史嬗变,这就使得这方面的理论研究成果既缺少一定的生命感、鲜活感和动态感,在总体上呈现出平面化、静态化的特征,同时也忽略了毛泽东人民主体话语表达的精彩细微之处,无法走向毛泽东人民主体思想历史和逻辑的深处。因此,重视毛泽东在构建话语体系的过程中,注重历史语境的变化,以历史主义的方法和眼光去把握和叙述时代的特征,对人民主体这一重要概念的话语表达既“大处着眼”,又“小处着手”;既有理论上的整体把握和宏观审视,同时又有在概念发展史、思想发展史中的纵向深化和细微梳理,将二者结合起来,尤其重视后者的细致梳理,无疑能够增加毛泽东人民主体概念及其话语表达研究的深刻度和生命感。

  一、人民群众价值定位的话语嬗变——由决定革命战争走向决定经济建设

  依靠人民创造历史的群众史观是人民主体思想的重要构成。马克思主义认为,人民群众是创造历史的根本力量。毛泽东在接受马克思主义后就一直坚信群众史观,并在中国独特历史文化的语境下,在话语表达和理论内容上都对其进行了创造性发挥,大大丰富发展了群众史观的中国风格和理论特色:“历史并不是那些英雄宰相创造的,而是那些劳动者农民创造的”③,“上帝就是人民,人民就是上帝”④。从整体性、抽象性的维度来说,毛泽东对群众史观的根本规定,对人民群众是创造历史的力量主体的价值定位是一以贯之,坚定不移的。但是基于不同的时代背景和政治主题,毛泽东对人民群众力量主体的价值定位在具体表现方面却又有差异。

  (一)民主革命时期:人民群众是决定战争走向的根本力量

  基于宏观开阔的历史视野对中国共产党成立至建立新中国这28年的历史时期进行整体把握,可以将其界定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逐渐推翻“三座大山”不断走向胜利的革命战争时期。如何实现革命战争的根本胜利构成了这一历史时期中国共产党必然面对且必须解决的最大课题,中国共产党要在内外剥削压迫的艰巨环境中实现由小及大、由弱变强,由偏居一隅的革命党成长为领导全国的执政党,必须要紧紧依靠人民群众斗争策略和动员机制,通过人民革命战争打赢反革命的战争才能实现。因为“战争的伟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⑤。毛泽东对人民群众是创造历史的力量主体的理论设定就主要地体现在人民群众是决定战争成败与否的根本力量,“革命战争是群众的战争,只有动员群众才能进行战争,只有依靠群众才能进行战争”⑥;至抗日战争时期,毛泽东又强调依靠人民才是取得民族战争胜利的决定因素:“兵民是胜利之本”;再至国共内战时期,毛泽东更是直接指出共产党取得打败国民党的最终胜利就在于党领导的人民军队赢取了中国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强力支持,“全国人民拥护自己的人民解放军,取得了战争的胜利”⑦。尽管这一时期毛泽东也强调要依靠人民群众进行革命根据地经济建设、文化建设等,但这并不是革命战争时期毛泽东群众史观话语表达的最突出部分。毛泽东在革命战争时期对人民群众是战争决定力量的价值定位和理论强调,即是运用群众史观分析历史现实的实际应用,同时也是对如何解决战争主题的理论回应,构成了这一时期毛泽东人民主体话语表达的最突出特征

  (二)社会主义时期:人民群众是进行经济建设的决定力量

  变贫穷为富裕、变落后为发达、变专制为民主,建设一个崭新强大的新中国是中国共产党人和毛泽东魂牵梦绕、苦苦求索,并为之奋斗终身的伟大理想。革命战争的胜利,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为这一理想的实现提供了难得宝贵的历史契机,使党所面临的历史境遇、所要承担的时代任务以及所要解决的时代难题开始由战争转向建设,由革命转向发展,“我们不但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我们还将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⑧。社会主义改造完成之后,毛泽东更是明确提出党员干部要明确时代主题的转变,将工作重心放在经济建设上来,“现在处在转变时期:由阶级斗争到向自然界斗争,由革命到建设,由过去的革命到技术革命和文化革命”⑨。而中国共产党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主体依靠力量依然是人民群众。

  时代主题的转变使毛泽东对人民群众的具体价值定位发生了转变,使毛泽东在使用人民主体话语时,开始由表述人民群众是决定战争的根本力量转向表述人民群众是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根本决定力量,“群众不帮助就没有力量。为了发展一个国家,力量不是来自别的地方,而是在于群众自己”⑩。对此,毛泽东有多次论述,如:“真正承认我国有六亿人口,承认这是一个客观存在,是我们的本钱”(11)。毛泽东探索中国式社会主义建设道路艰辛曲折的事实,很容易使人得出毛泽东只热衷于阶级斗争而不重视经济建设的片面结论。实际上,毛泽东并不是不重视经济建设,而是在探索如何发展经济的方法论上出现了偏差。他认为,不搞阶级斗争,人民群众的精神面貌振奋不起来,还是搞不好生产。只有通过抓阶级斗争、抓革命,来振奋人民群众的精神,调动人民群众各方面的积极性,才能推动生产的发展。从这一思想逻辑来看,毛泽东建设社会主义的着重点也并没有脱离经济建设的中心任务,他所强调的推动社会主义生产力发展的根本落脚点还是寄希望于人民群众迸发出的精神伟力。可以说,毛泽东始终坚信只有调动人民群众积极性才能建好社会主义,始终对人民群众是推动经济发展主体力量的价值定位保持着高度的理论自信,这在整个社会主义建设时期都没有丝毫动摇过,也构成了他社会主义建设话语的核心表达。

  毛泽东关于人民群众价值定位话语表述的前后变化,既是毛泽东人民话语的历史嬗变内容之一,同时也是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群众史观在具体实践中逻辑演绎的必然结论,因为“民主革命是人民的事业,社会主义革命是人民的事业,社会主义建设是人民的事业”(12)。

  二、服务人民宗旨现实表现的话语嬗变——由“要民主”走向“保民主”和“求发展”的钟摆

  为人民服务是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人民主体思想的价值旨向。以群众史观为基础,毛泽东规定了中国共产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共产党就是要奋斗,就是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不要半心半意或者三分之二的心三分之二的意为人民服务”(13)。毛泽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话语表达,体现出中国共产党的人民群众观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相统一,合规律性与合道德性相统一,理论抽象性与现实具体性相统一的深刻意蕴,奠定了中国共产党政治认同的道义根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价值理念既是一种抽象的价值设定和理想追求,同时也是一种具体且现实的行为方式和目标理念,说到底,为人民服务就是满足人民群众的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需求。但人民大众的需求不是形而上的、固定不变的,而是在不同的历史阶段侧重各异、顺序分明的。在民主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人践行为人民服务价值理念的现实表现最主要的就是推翻“三座大山”,将颠倒了的政治秩序颠倒过来,实现人民群众当家作主的政治愿望,满足人民群众当家作主的政治需求,即是为人民“要民主”;而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人民当家作主的政治需求在被实现之后,逐渐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就成为为人民服务的核心任务。但囿于多种原因,毛泽东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并没有完全实现为人民服务由“要民主”到“求发展”话语的顺利转变,而是最终走向了“保民主”和“求发展”的话语钟摆。

  (一)民主革命时期:为人民“要民主”的话语诉说

  对外反对帝国主义侵略,对内彻底推翻人民受压迫、被剥削的封建政治制度,追求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是以毛泽东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人在民主革命时期苦苦为之不懈奋斗的理想追求。要改变近代中国人民水深火热的悲惨现状,首先就是要改变腐朽落后的封建制度,实现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

  毛泽东是领导中国人民彻底改变自己命运和国家面貌的一代伟人,他以解放人民为己任,以实现人民当家作主为最高政治追求,他构建的为人民服务的话语表达,在革命战争时期的最高价值指向就是推翻“三座大山”的统治,为人民“要民主”。在青年时期毛泽东就有变革社会制度,解放人民,追求人民民主和幸福的远大志向。1951年7月,毛泽东会见周世钊、蒋竹如,在介绍自己在湖南图书馆自学的经历时说,在湖南省立图书馆自学的那半年,他最大的收获是在现实生活中看到广大人民在人压迫人、人剥削人的社会制度下的痛苦生活后下定了决心,“我将以一生的力量为痛苦的人民服务,将革命事业奋斗到底”(14)。1944年中外记者团访问延安,毛泽东在与美国记者福尔曼谈起中国共产党的政治任务时指出,我们党当前任务并不是要达到苏联的社会与政治的共产主义,“我们更情愿认为我们现在所在做的,有些像林肯在你们内战中所为之作战的事:那就是解放黑奴。在今天的中国,我们有好几亿的奴隶,为封建社会桎梏着的奴隶”(15)。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总结这一历史时期时明确指出:“过去在革命的时候,我们和人民一起,向封建势力要民主。”(16)

  经过28年浴血奋战和巨大牺牲,以毛泽东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人终于夺取了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功践行了为人民“要民主”的奋斗理想和服务宗旨,“使中国人民成为国家、社会和自己命运的主人,实现了中国向人民民主制度的伟大跨越……彻底结束了旧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历史”(17)。可以说,毛泽东领导的为人民“要民主”的革命战争正是对为人民服务宗旨在历史实践中的一种现实表现和自觉践行,也是这一宗旨话语表达的主要范式。

  (二)社会主义时期:为人民“保民主”和“求发展”的话语钟摆

  民主革命的胜利标志着中国人民开始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以社会新主人的身份开启中华民族发展的新纪元。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审时度势,根据时代主题的变化,及时地提出了党的工作重心要由革命战争转向经济建设,由争取人民民主转向在人民民主制度的基础上恢复发展国民经济,建设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工业化国家的任务。毛泽东不止一次强调,共产党人对这种时代主题的转化必须持有清晰明确的理论自觉以及精神准备:“阶级斗争改变上层建筑和社会经济制度,这仅仅是为建设、为发展生产、为由农业国到工业国开辟道路,为人民生活的提高开辟道路。现在是处在这么一个变革的时期:由阶级斗争到向自然界作斗争,由革命到建设,由过去反帝反封建的革命和后头的社会主义革命到技术革命,到文化革命……这个世纪,上半个世纪搞革命,下半个世纪搞建设。现在的中心任务是建设”(18)。这种转变体现在为人民服务的话语表达上就是在人民民主制度的基础上,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断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提高人民群众物质文化生活水准,也可以简要概括为:依靠人民“求发展”、为了人民“求发展”。

  但是纵观新中国成立后27年的社会主义发展史可以看出,在实践中毛泽东并未能够在实践上持之以恒地贯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政策,而是在阶级斗争和经济建设这两个方面出现了多次摇摆,这在毛泽东为人民服务的话语表述中就体现为他并没有彻底实现“要民主”——“求发展”的直接转变,而是出现了“要民主”——“保民主”——“求发展”的渐变,并在“保民主”和“求发展”的话语表达之间形成了一种来回转变的钟摆现象,这其中缘由为何呢?

  这是因为建国之后在推进经济发展的过程中面对党内出现的尖锐顽固的官僚主义问题,使毛泽东对党是否会脱离人民群众,腐化变质产生了深深忧虑:“为人民服务,我们党过去也讲了许多。但我有怀疑,有的人到底是为人民服务还是为资产阶级服务”(19)。在毛泽东看来,“官僚主义是人民民主的大敌,是民主政治发展的主要障碍,是从根本上破坏了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利和民主集中制的原则”(20),如果党内官僚主义作风不解决,任其发展蔓延,那么党员干部很可能由为人民服务的“社会公仆”变为驱使奴役人民的“社会主人”,人民群众当家作主的政治地位就会名存实亡。如果人民群众当家作主的政治权利得不到保障,那么人民创造的社会财富,社会经济发展的成果则不可能由人民占有共享,如此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一方面失去了其根本意义,另一方面经济建设最终也将会失去人民群众的支持而归于失败。毛泽东在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中指出,人民群众在社会主义国家“最大的权利是管理国家”,“实际上,这是社会主义制度下劳动者最大的权利,最根本的权利。没有这种权利,劳动者的工作权、休息权、受教育权等等权利,就没有保证”(21)。即是说,政治权利是人民一切权利的根本,如果人民民主得不到保障,人民的经济权利自然也就无从谈起。新中国成立后党内存在的这种官僚主义的蔓延、党蜕化变质的危险对于有革命“幸存者”(22)心理的毛泽东而言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容忍接受的。因此,永不停歇一次次与党的官僚主义思想和作风做坚决彻底地斗争,保持党的纯洁性,保障人民当家作主的政治地位就成为社会主义时期毛泽东最主要的政治任务,这在他服务人民的话语表达上就是要为人民“保民主”。

  实际上,毛泽东由“要民主”至“保民主”的转变,并不意味着他不重视经济建设,相反,如果对新中国成立后27年的整个历史进行宏观把握的话,可以说,毛泽东治国理政的思考重心始终是以围绕如何进行经济建设以及如何保证经济建设的社会主义方向而展开的,他更加强调把党的纯洁性建设,把人民民主的有效性视为中国共产党更根本、更重要的任务,将其视为进行一切经济建设工作的根本前提,而且认为也只有搞好了政治工作,也才能更好地进行经济建设,“思想工作和政治工作是完成经济工作和技术工作的保证,它们是为经济基础服务的。思想和政治又是统帅,是灵魂。只要我们的思想工作和政治工作稍为一放松,经济工作和技术工作就一定会走到邪路上去”(23)。毛泽东对政治工作的强调,对革命胜利之后“保民主”的极其重视实际上内含着社会主义经济建设过程中存在着的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革命的目的是为了扫清党领导人民发展社会生产力的一切障碍,提高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最终使人民共享发展成果。但在经济建设的过程中,由于产生的严格等级制和屡治不愈的官僚主义、特权现象,这既在一定程度上对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构成一定威胁,同时也会极大损害社会主义国家人民民主的真实性和有效性,最终则会影响到社会主义国家发展的根本前途。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就成为毛泽东艰辛探索的重大课题。因此,就可以理解,毛泽东为何会在民主革命胜利之初强调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在经济建设的过程中又转向阶级斗争,在他认为阶级斗争搞得差不多的时候再转向经济建设,如此循环往复,最终形成阶级斗争和经济建设二者兼顾,即“抓革命、促生产”的治国方略了。

  这一时期毛泽东为人民服务的话语表达上就是:民主革命的胜利并不意味着革命的最终终结,而是要在实现为人民“要民主”的革命之后保持党可能蜕化变质的高度警惕,继续进行为人民“保民主”的实践,并在“保民主”的同时搞经济建设,来为人民“求发展”,即由“要民主”——“求发展”的话语表达转变至“要民主”——“保民主”——“求发展”的话语表达,并在“保民主”和“求发展”的话语表述中长期处于一种钟摆的状态。而这正是毛泽东人民主体话语历史嬗变的最重要表现。

  三、人民主体思想体系建构重点的嬗变——由人民主体内涵的理论完善走向人民主体价值观的维护路径

  毛泽东的人民主体话语的理论基础、基本内涵、方法路径、价值指向等各个部分是衔接紧密、逻辑递进,共同构成了一个健全的科学理论体系,是毛泽东思想的基础性内容。毛泽东对人民主体话语体系的形成不是一蹴而就、一下完成、一成不变的,而是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实践中日积月累、逐渐丰富、苦心建构而成的。尽管毛泽东在各个时期都重视从整体上尤其是在理论基础和价值旨向上对人民主体话语进行理论阐释,但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内,毛泽东对人民主体话语体系的构建内容仍体现出很大的差异性,这突出表现在民主革命时期毛泽东更多地对人民主体的基本内涵进行理论完善,而在新中国成立后由于党的执政地位所带来的脱离群众的危险,毛泽东更多地开始思考建构维护党坚持人民主体价值观的实践路径。

  (一)民主革命时期:人民主体价值观内涵的理论完善

  人民这一政治概念是毛泽东独特的理论创造,围绕“人民”毛泽东构建了中国共产党的话语体系。民主革命时期,由于党所面临的严峻的国内政治环境和残酷激烈的军事斗争任务,这种客观现实要求党员干部必须充分深刻认识人民群众的伟大力量,根本不允许党员干部在实践上有脱离群众以求生存发展的任何可能,同时也逼迫着党员干部不断纠正改正自身的缺点,以赢得人民群众的广泛支持。可以说,尽管党员干部在实践中却大都是自发地践行着党的群众路线,但其大部分并没有对人民主体有着深刻明确的理论认识。因此,为了在理论上提升党员干部关于人民主体性的理论自觉,毛泽东在民主革命时期对人民主体话语体系的构建主要体现在对人民主体内涵的理论阐释这方面。

  首先,人民是力量主体。人民群众是创造历史,改变世界的根本力量,这是毛泽东人民主体价值观的核心内容,是毛泽东在中国独特的历史境遇和文化语境中对历史唯物主义群众史观内核的创造性表达和根本概括。其次,人民是权利主体。人民群众是创造世界的力量主体,必然也是政治权利、经济权利、文化权利的享有主体,毛泽东对此有着丰富、全面、深刻的理论论述,他在革命、建设的历史进程中一直重视人民群众权利主体地位的实现、巩固和维护。这既是马克思主义政党阶级性质的根本体现,也是马克思主义群众史观理论逻辑的现实呈现,再次,人民是评价主体。毛泽东认为,真理是人民性与实践性的统一,人民群众的客观实践不仅是真理认识的根本来源,也是检验真理认识的根本标准。此外,人民群众的客观实践不仅检验着党政方针的正确与否,同时也是评价革命领袖功过是非、历史地位的根本标准。最后,人民是价值主体。依靠人民,服务人民,中国共产党人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不断实现人民群众的自我发展、自我实现而不懈奋斗为根本宗旨。这就要求共产党人要对人民群众有真情实感,不断加强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要提升党性修养,不断加强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建设,始终坚持领导人民群众前进的先锋队性质,如此才能赢得人民群众支持,依靠人民群众创造历史伟业。

  在民主革命时期,尽管毛泽东对人民主体话语的创造,如人民主体性的哲学基础和实践路径等等也有发挥,但他主要是围绕着丰富拓展人民主体性的理论构成而展开论述的。可以说,在民主革命时期,毛泽东从力量主体、权利主体、评价主体、价值主体四重维度基本完成了对人民主体内涵的理论创造,成功完成人民主体话语体系核心部分的建构,极大地丰富了马克思主义人民主体价值观的科学内涵,扩大了人民主体价值观的理论空间和理论深度,提升了党坚持人民主体价值观的理论自觉和理论自信,为党不断走向新的胜利提供了根本的理论支撑(24)。

  (二)社会主义时期:人民主体价值观的维护路径

  民主革命胜利以后,中国共产党开始成为领导全国的执政党,这既为开启国家发展的新纪元提供了最重要的条件,同时又使党存在着可能滋生官僚主义、贪污腐败而消极堕落、腐化变质的严重危险。因此,这一时期毛泽东对人民主体话语体系的建构就主要集中在规划设计维护党坚持人民主体价值观的实践路径方面,即通过何种方法彻底根除党内存在的官僚主义思想作风,保持党代表人民、服务人民的阶级性和纯洁性。

  首先,发动自下而上的群众整风活动。毛泽东认为,群众路线是党在历史上形成的克服官僚主义作风、坚持人民主体价值观行之有效的方法路径,在社会主义时期,尤其需要重视这一方法,“以后凡是人民内部的事情,党内的事情,都要用整风的方法,用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方法来解决,而不是用武力来解决”(25)。

  其次,发动自上而下的干部参加劳动。毛泽东认为,党内大小干部每年抽出固定时间参加体力劳动,以普通劳动者姿态出现在人民群众之中,是贯彻践行人民主体价值观的有效方法,“干部和群众一道参加生产劳动和科学实验,使我们的党进一步成为更加光荣、更加伟大、更加正确的党,使我们的干部成为既懂政治、又懂业务、又红又专,不是浮在上面,做官当老爷、脱离群众,而是同群众打成一片、受群众拥护的真正好干部”(26)。可以说,干部普遍参加劳动是毛泽东心目中保持党的纯洁性的一个美好理想,也是他维持人民主体价值理念的重要实践路径。

  再次,党的主要领导干部以身作则。毛泽东认为,牢筑党的人民主体理念,需要党的高级领导干部自觉以身作则,发扬艰苦奋斗精神,摒弃官僚主义作风,对下属机构形成示范效用。他指出:“如果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克服了官僚主义,下面那些命令主义和违法乱纪的坏现象,也一定会得到克服的。”(27)毛泽东不仅要求党内干部如此,其自身更是保持着勤俭朴素的生活作风,体现出无产阶级伟大领袖的高尚情操,他说:“我没有什么伟大,我和你们一样。我们是站在人民之中,不是站在人民之上。我们是劳动人民的儿子,不是剥削者的儿子,不能摆官僚架子。”(28)这就对全党坚持人民主体价值观提供了有力的榜样典范。

  概言之,毛泽东人民主体话语的表达和构建体现出鲜明的历史主义色彩,即基于党面临的历史主题、时代任务和主要矛盾的变化,毛泽东及时调整人民主体话语的使用,并对之进行适当的调整、丰富和发展,使其适应于历史发展的需要。从人民主体话语体系的整体性来说,从民主革命时期注重深化人民主体的理论内涵至社会主义时期注重构建人民主体价值观的维护路径,二者既比较突出地彰显了毛泽东人民主体话语表达的历史嬗变色彩,同时也是毛泽东人民主体话语体系的重要构成。

  四、结语

  人民主体话语体系规定着中国共产党在革命、建设、改革历程中的出发点和价值归宿,即中国共产党要在革命中满足人民的政治需求,要在建设和改革中不断满足人民的经济物质需求和文化需求。要提升中国共产党人民主体思想的理论自觉,实现人民主体理论逻辑与历史逻辑的统一。在创建人民主体话语体系的历史进程中,毛泽东不仅对人民主体话语始终彰显着高度的理论自信,而且对人民主体话语的理论逻辑具有清醒的理论自觉。不管其最终实践效果如何,毛泽东是自觉将为人民服务所规定的渐次满足人民政治、经济、文化需求的理论逻辑贯彻践行在我们党革命和建设的历史实践之中的。深刻把握人民主体思想的理论逻辑和历史逻辑有益于我们深刻把握党的历史进程,明确党的奋斗方向。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开创的新时代正在满足人民群众政治民主、经济共享需求的基础上,在带领人民群众“强起来”的历史征程中,更加追求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对高层次、高质量文化的需求。习近平着重强调增强人民群众的文化自信,就是在历史的逻辑上对人民主体话语理论逻辑的一种自觉践行。

  此外,要坚定人民群众创造历史的群众史观,实现人民群众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的统一。坚持群众史观,既要时刻警惕滋长无视人民力量,脱离人民群众的错误倾向;但同时更要时刻谨记依靠人民最终是要为了人民,克服人民是实现自我目的工具的个人英雄主义错误思想和弱化为人民服务价值理念的错误倾向。毛泽东指出:中国共产党坚持群众史观的突出表现就是共产党人是人民实现自我发展需求的工具,是为了服务人民而存在的先锋队,“我们是马克思主义者,我们相信工具论……我们党要使人民胜利,就要当工具,自觉地当工具”(29)。中国共产党依靠人民群众创造历史伟业,而创造历史伟业是为了更好地实现人民群众自由全面的发展。当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正处于承前启后、继往开来、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而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新时代,在这个新的历史起点上,中国共产党既需要始终不渝地坚定依靠人民群众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伟大奋斗目标,同时对全面深化改革是为了更好地共建共享,让人民有更多的获得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为了更好实现共同富裕、人民幸福,全面依法治国和全面从严治党是为了更好地保障人民当家作主有清醒的理论认识和理论自觉。只有在历史唯物主义的视域下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坚持人民群众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的统一,才能对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力量之源和价值旨归有更加高度的理论把握和更加精确深刻的理论自信。

 

  注 释:

  ①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人民日报》2017年10月28日。

  ②陈金龙:《强化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的问题意识》,《马克思主义研究》2017年第3期。

  ③《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下),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258页。

  ④《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5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480页。

  ⑤《毛泽东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511页。

  ⑥《毛泽东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36页。

  ⑦《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464页。

  ⑧《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439页。

  ⑨《毛泽东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289页。

  ⑩《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5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523页。

  (11)(12)《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3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151-152、188-189页。

  (13)《毛泽东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285页。

  (14)《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1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382-383页。

  (15)[美]哈里森·福尔曼:《北行漫记》,新华出版社1988年版,第198-199页。

  (16)《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3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128页。

  (17)《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年版,第690页。

  (18)《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3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119-121页。(19)《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6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34-35页。

  (20)梁柱:《官僚主义是人民民主的大敌——重温毛泽东反对官僚主义的论述》,《红旗文稿》2013年第17期。

  (21)《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4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267-268页。(22)代红凯:《“心理历史”:毛泽东研究的新范式》,《求索》2018年第2期。

  (23)《毛泽东文集》第6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351页。

  (24)代红凯:《毛泽东人民主体价值观科学内涵的四重维度论析》,《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研究》2017年第6期。

  (25)《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3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32-35页。

  (26)《建国以来重要文献选编》第16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7年版,第328页。

  (27)《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2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21-22页。

  (28)《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5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307页。

  (29)《毛泽东文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第373-374页。

作者简介

姓名:代红凯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黄小强)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