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区版块 >> 山西
浅析《红高粱家族》的艺术价值
2019年05月23日 09:48 来源:万丰论文期刊网 作者: 字号
关键词:莫言;红高粱家族;创作文学;民间;

内容摘要:莫言正式进入到普通大众的视野,是凭借着其中篇小说——《红高粱》(被我国当代著名导演张艺谋进行同名电影改编搬上荧幕)而在文坛备受瞩目的,该部小说是《红高粱家族》中的第一部,也是最为经典的一部。基于此,笔者以为在进行莫言文学研究的时候,我们完全有必要通过对莫言《红高粱家族》进行系统、深入的探讨,从而在为更加全面地了解莫言文学做出一定积极努力的同时,也为广大读者更加清晰、明白地获知莫言文学发展脉络,提供十分有益的文献参考。四、高粱地的魅力展现高粱地原本是一片没有生命力、没有感知能力、没有独特象征意味的普通物象,然而在莫言笔下,高粱地却拥有着无法抗拒的魅力,这一片全知全能的高粱地,为本书的展开、高潮提供着必要的掩护与见证,是波澜壮阔故事的重要部分。

关键词:莫言;红高粱家族;创作文学;民间;

作者简介:

 

  莫言正式进入到普通大众的视野,是凭借着其中篇小说——《红高粱》(被我国当代著名导演张艺谋进行同名电影改编搬上荧幕)而在文坛备受瞩目的,该部小说是《红高粱家族》中的第一部,也是最为经典的一部。作者在对这部文学著作进行创作的过程中,用巨大的热情与创作信念,凭借着对民间涌动的蓬勃生机进行精彩、形象的演绎,成功地将展现中国民间原生态的情感进行了生动再现,莫言将狂傲不羁、如火热情的民间生命力演绎得淋漓尽致。在他笔下,民间的红高粱不再仅仅是沉默的大多数,他们摆脱了传统文学作品中沉默、弱者、没有情感的地位,而成为作者笔下的主人翁,成为了叙事主体,他们拥有着其他贵族化阶级无与伦比的魅力与生命力,从文学层面为广大读者展现出了一个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群体,这不仅仅是对我国文学创作空白区的及时弥补,也是莫言能够顺利地成为当代中国作家中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关键原因。基于此,笔者以为在进行莫言文学研究的时候,我们完全有必要通过对莫言《红高粱家族》进行系统、深入的探讨,从而在为更加全面地了解莫言文学做出一定积极努力的同时,也为广大读者更加清晰、明白地获知莫言文学发展脉络,提供十分有益的文献参考。

  一、对家乡情感的准确把握

  《红高粱家族》在家乡情感的表达上有着十分成熟的运用,以家族血脉为重要纽带的连接方式,使得本书中民间立场有了最基本的归宿,这为作者在进行构思过程中找到了最终的情感寄托与心灵归宿。举例说明,在莫言《红高粱家族》创作中,最经典的作品,也就是由巩俐、姜文主演的电影《红高粱》。这一部影片给人的震撼力是十分巨大的,除了张艺谋导演使用眩目的颜色渲染高粱地的美景,令人心生留恋外,观察莫言的原著,我们同样可以获得莫言对家乡的深深眷恋,他采用十分巧妙的方式准确地表现出一个知识分子对于家乡怨乡与怀乡的复杂、矛盾感情。在具体的内容构思时,作者以自身作为叙述者,对我爷爷与我奶奶在高粱地里那一场野性的结合进行了渲染,展示出当时人们敢爱敢恨的奔放、热烈情怀;在家族人物出生入死的冒险活动中,作者对其毫不吝啬地大泼笔墨进行叙述、赞扬;在对酿酒所谓的神奇配方描写时,作者将民间的智慧与诙谐、精明展示得一览无余,在面对恩怨时,家乡人民不畏强权、敢于抗争的痛快义气,作者将其描绘得淋漓尽致,颇有古代侠客快意恩仇的作风;在面对日军侵犯时,莫言用生动形象的情景再现方式,为人们的抉择渲染出惊天动地的浩然正气。这些存在于过去的事件,作者凭借着自己对家乡深沉的情怀以及对养育他的土地深深眷恋的复杂心情,用野性十足、放荡不羁的叙述手段展示出了先辈们强烈而又色彩鲜明的生命力。这一部充满血性的文学作品,将当代人对家乡最深刻的感情刻画得入木三分,城镇化日益推进的过程中,民间红高粱所代表的自由、生命力、色彩正在逐步消失,这对现代人来说是一种无法回避的历史潮流,通过对战争年代充满激情的描写,作者在表达对先辈们的强烈致敬心态的同时也感到自己相形见绌,是对当代人心理的准确把握,这是《红高粱家族》拥有巨大艺术成就的重要因素之一。除此之外,《红高粱系列》中也有着另外一种我们不得不重视的感情,那就是对家乡的怨恨之情。农村毕竟是一个十分落后的地区,与城市地区相比,愚昧、落后是农村本身所无法避免的一种缺陷,我们不能因为热爱而对其进行选择性的忽略。莫言在这方面做得就很好,他在接受新闻媒体采访的时候曾经很坦率地承认:作为展现《红高粱家族》的创作人,我有一段时间内心是对高密东北乡有着难以用语言表达的热爱,然而不可否认,其实在我内心深处,还有另外一种情感,那就是对高密东北乡无法更进一步地仇恨。用他自己的话讲,莫言在骨子里面对故乡首先浮起的感情并不是正面的,而是颇具负面感情色彩的嫌弃以及憎恨,正是因为这样,他十分希望远离这个地方,哪怕是不怎么光明正大的逃离也在所不惜。在莫言告别家乡的时候,他并不是像普通大众那样有一种背井离乡的凄凉感,中国传统安土重迁的思想在莫言身上并没有得到应有的体现,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常人无法理解的走得还可以再远一点的急切盼望。用莫言自己的话讲,我从来没有感觉到这个地方是多么的无与伦比,我甚至会常常感觉到这是一个让人难以接受的地方,因此我会用尽所有的办法离开这个地方,而且我真地希望离得开越远越好。正是因为这样,在一九七六年我应征入伍的时候格外的开心,坐上火车的一瞬间,我特别盼望火车一个劲儿地往前开,不要停,它开得越远越好,开到我从来没有到过的地方,比如西藏、比如遥远的新疆、再比如到达全部都是陌生的云南,一定要离我居住的小村庄远远的。想到这里我就特别的开心。然而结果火车却只是短短地开了不到三个小时就到了目的地,我一看表才知道我要到的地方离家乡才二百多里路,连三百都不到,由衷地从心里感到一阵阵失望。

作者简介

姓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冯馨慧)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