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独家报道:地域学术文化系列报道·淮扬文化
田汉云:探寻扬州学派的学术宗旨
2017年08月11日 14:0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田汉云 字号

内容摘要:清代扬州学人以诚笃的学风追求对古代典籍、史实的通达理解,以仁爱之心探索学术经世方略,对后学产生了显著影响。总体看来,清代汉学在思想理论方面循旧多、创新少,其末流更是沉溺于考据训诂,因而扬州学派富有创获的理论探索更显得弥足珍贵。

关键词:王念孙;扬州学派;阮元;学术;汉学;王引之;之学;学风;实事求是;学人

作者简介:

  乾隆三十年前后,王念孙常与同里名儒贾田祖、李惇等人在故乡高邮相聚论学,“扺掌而谈”,又与汪中、刘台拱、任大椿等人书札往还,“讲求古学”。除了贾田祖年长先逝,这批人后来都成为了朴学名家,并组成了扬州学派早期的基本阵容。在他们的影响下,扬州学风为之一变,师友授受,家族传承,人才辈出。嘉庆年间,有朱彬、阮元、焦循、凌廷堪、王引之等人;道光年间,刘文淇、刘宝楠等人足称当世一流学人。至咸丰、同治年间,犹有刘毓崧、刘恭冕、成孺等人,虽其学逊于先辈。百余年间,扬州朴学之盛为学林瞩目。

  以求“古学”之“是”为主旨

  作为清代汉学的地域性分支流派,扬州学派赖以形成、发展的条件是多方面的。首先,得益于汉学思潮的沾溉。惠栋、戴震等汉学宗师曾在扬州讲学著述,本地学子习闻其说。王念孙13岁师从戴震读经,奠定了其“稽古之学”的基础。其次,得益于深厚的地域学术文化积淀。王念孙研究文字音韵之学,钻研曹宪的《博雅音》和徐铉、徐锴兄弟的《说文》学。阮元“沉思翰藻为文”、“古文小学与词赋同源共流”等文学观念有绍承曹宪、李善《文选》学的因素。

  最后,扬州学派有其独特学术宗旨,这点最为重要。乾嘉汉学家共同的学术理念是“实事求是”,以付诸实践作为治学的“根本方法”。各分支流派的宗旨与这一理念相合,但又不失特色。吴派宗旨是笃信汉儒经学。皖派的宗旨,戴震概括为“求是”。戴震之“求是”,不仅包括知识求真,更包括义理求是。继吴、皖两派而起,扬州学派融合了吴派“求古”与皖派“求是”之长,提炼为求“古学”之“是”的学术宗旨。即在学术资源方面尊崇以儒家经传为主的古学,在学术方法方面强调求本义、本旨。这一宗旨形成于乾隆四十年左右,创发于王念孙、汪中、刘台拱等人交流切磋之际。

  不少扬州学派人士将经籍考释视为实现人生价值的重要途径,其执着程度远超过对功名利禄的追求。王念孙曾盛赞刘台拱治经,“好古而能求其是,深得作者之意,而不为传注所域”。王念孙在《群经识小序》中说:青年时期“非唐以前书不敢读”,这与戴震有别,与惠栋相近;王引之谓其父“盖孰于汉学之门户,而不囿于汉学藩篱也”,这又与惠栋有别,近于戴震。从吴派之“求古”,到皖派之“求是”,再到扬州学派求“古学”之“是”,这是乾嘉汉学根本理念合乎逻辑的更新、精进过程。正因为王念孙、汪中等人创发的学术宗旨在当时具有独特性,才成为扬州学派保持群体意识、长期延续和发展的牢固纽带。

  守正创新的“通儒”之学

  历史学家、文献学家张舜徽曾在《清代扬州学记》中说:“余尝考论清代学术,以为吴学最专,徽学最精,扬州之学最通。无吴、皖之专精,则清学不能盛;无扬州之通学,则清学不能大。”就经学而言,焦循《孟子正义》、刘宝楠《论语正义》、朱彬《礼记训纂》堪称群经清人注疏的代表作。汇集王念孙、王引之父子说经札记的《经义述闻》、凌廷堪《礼经释例》、江藩《汉学师承记》也很有价值。由阮元主持校刻的《十三经注疏》,直到今天也仍是研究者的重要参考文本。而他主编的《经籍籑诂》《皇清经解》更堪称清代儒学新建设的标志性成果。扬州学派学人多精通小学,王念孙的《广雅疏证》、王引之的《经传释词》,可称杰作。清代诸子学的复兴,主要由扬州学派发端。汪中为墨学辩诬,阐扬《墨子》价值,尊荀抑孟,以荀子传承学统与理学家推尊孟子传承道统相抗衡。王念孙《读书杂志》校释子、史要籍,其说能启导后学。阮元的《畴人传》及罗士琳的《畴人传续编》则开启了近代中国科技史研究的先河。

  在思想理论方面,扬州学派也有一定建树。例如,汪中论先秦学术,以为“周官失其职,而诸子之学以兴,各择一术,以明其学,莫不持之有故,言之成理”,主张尊儒宗经而不废诸子,诚属通达之论。又如阮元独辟蹊径,由经传字义考释直接引出具有思想性的结论,阐发儒家仁学,提倡人与人“尔我亲爱”的主旨和实践品格,既不失经典本义,又有救世价值。阮元说:“我朝儒者,束身修行,好古敏求”,“似有合于实事求是之教。”他认为按照圣贤遗训修身立行,是“实事求是”题中固有之义。又说:“稽古之学,必确得古人之义例,执其正,穷其变,而后其说之也不诬。政事之学,必审知利弊之所从生,与后日所终极,而立之法,使其弊不胜利,可持久不变。盖未有不精于稽古而能精于政事者也。”这就点明了士大夫实事求是学风的养成与施政能力、风格间的深刻联系。

  清代扬州学人以诚笃的学风追求对古代典籍、史实的通达理解,以仁爱之心探索学术经世方略,对后学产生了显著影响。总体看来,清代汉学在思想理论方面循旧多、创新少,其末流更是沉溺于考据训诂,因而扬州学派富有创获的理论探索更显得弥足珍贵。

  (作者系扬州大学文学院教授,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清代扬州学派文献整理与研究”首席专家)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颜兵)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