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特别策划:唯物史观视域中的现代性问题
现代性批判的两种路向
2016年05月13日 10:4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郑小霞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众多的现代性批判话语大致可以被划分为“反思启蒙理性”和“后现代主义解构”两种路向,这两类话语均在深刻体会现代性负面价值的基础上展开言说,但在如何指引理性及现代性未来出路上,表现出截然不同的态度。 
 

  现代性通过理性的建构完成了对自身存在的合法性证明,并以全球化扩张的形式自觉建立了制度运行模式——现代资本主义社会制度,这反映了现代性内在的肯定性建构维度。而作为现代性基本原则的启蒙理性,是一种对一切事物时刻保持普遍怀疑和批判的精神,这反映了现代性内在的否定性批判维度。现代性的内在矛盾决定了现代性的非自足性,现代性的内在逻辑就是不断建构自身,同时又不断扬弃自身的辩证发展过程。众多的现代性批判话语大致可以被划分为“反思启蒙理性”和“后现代主义解构”两种路向,这两类话语均在深刻体会现代性负面价值的基础上展开言说,但在如何指引理性及现代性未来出路上,表现出截然不同的态度。 

   反思启蒙理性路向 

  黑格尔在进行现代性的自我确证与反思的理论探索过程中,运用逻辑的力量建构了一种宏大的现代性哲学话语体系,为后人提供了一个检验现代性立场的坐标。可是,这种体系化了的现代性必然会因自身的封闭性而走向自己的反面。如何摆脱理性主义的思想束缚以重获自由和解放、如何定位现代性的意义和价值成为摆在现代学者面前的基本问题。

  在韦伯看来,现代性的建构过程本质上就是社会生活的理性化过程。启蒙理性又可分为两种:一是支撑人类目标理性行为的形式(工具)理性,一是支撑人类价值理性行为的实质(价值)理性。工具理性的泛滥与价值理性的式微导致了启蒙理性逐渐偏转到其工具性的一面,两种理性之间的对立关系是现代性内在危机的结构性社会根源。韦伯对于现代性“理性的吊诡”的诊疗,开启了一条反思启蒙理性(即工具理性)的批判路向。

  二战后,发达工业社会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阶级矛盾,对法西斯主义的批判促使人们重新审视启蒙以来的现代性价值取向和行为方式。在此背景下,法兰克福学派借助于韦伯理性化思想的中介,吸收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批判传统,开创了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社会批判理论。在霍克海默、马尔库塞等早期法兰克福学派那里,尽管解放的途径仍定位于诉诸理性潜能,但揭示工具理性对人性的压抑本质已经构成重要的面向。霍克海默与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指出,启蒙理性产生了一个矛盾的世界:理性化与非理性化在现代社会中并存,被彻底启蒙的世界笼罩在一片因胜利而招致的灾难之中。之后,阿多诺转向对非同一性、差异性的肯定,用否定的辩证法对现代性的启蒙理性进行了釜底抽薪式的批判,表达他对现代性和启蒙理性彻底绝望的悲观情绪。无奈之下,他只能到审美艺术中寻找理性的替代物,将愿望寄托于各种幻想的乌托邦。

  作为法兰克福学派第二代的思想领袖,哈贝马斯的一个重要任务在于克服传统社会批判理论的困境,重新思考启蒙理性批判的立足点。他对激进的否定辩证法进行了修订,力求在理性的工具性和目的性之间建立一种平衡关系,固守启蒙理想,建立新的理性图示,即以交往理性保卫并重建现代性。在他看来,交往理性使得生活世界取代了客体世界,交往共同体取代了先验主体,交往合理性取代了实质理性,人与世界形成了解释学意义上的互动。这就使启蒙现代性获得了有效的现实内容,成为人类生活世界的有机组成部分,进而形成了不同的文化实践。

作者简介

姓名:郑小霞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