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独家报道:垃圾之痛——可虑的未来
直击城市垃圾之困
2014年07月18日 06:3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7月18日第622期 作者:霍文琦 字号
关键词:垃圾;城市垃圾;垃圾分类;直击;生活垃圾

内容摘要:垃圾的减量化和无害化,很重要的一环就是垃圾分类。垃圾分类不但可以解决资源短缺问题,同时也减少了垃圾排放,顺应低碳经济的发展大势。垃圾分类,一直在路上。

关键词:垃圾;城市垃圾;垃圾分类;直击;生活垃圾

作者简介:

  垃圾的减量化和无害化,很重要的一环就是垃圾分类。垃圾分类不但可以解决资源短缺问题,同时也减少了垃圾排放,顺应低碳经济的发展大势。对于垃圾分类,政府要培养人们从无意识到习惯,从强制到自觉,从无序到有序,并从制度、设施、宣传等方面多管齐下,共同构建绿色环保的生活方式。

  《2009年到2012年中国垃圾处理行业投资分析及前景预测报告》显示,全世界垃圾年均增长速度为8.42%,而中国垃圾增长率超过了10%。中国城市生活垃圾累积堆存量已达70亿吨。目前,全国已有2/3的大中城市陷入垃圾包围之中,且有1/4的城市已没有合适场所堆放垃圾。

  随着城市化进程和经济社会的高速发展,垃圾问题已成为近年的热议话题。对于生活垃圾、农业垃圾、建筑垃圾等,如何实施无害化处理,变废为宝,成为每个城市实现可持续发展,打造人类生产和消费活动与自然生态系统和谐友好型社会的重要工作。

  在本期“独家报道”中,记者考察垃圾处理各个环节,从京津冀切入,面向全国,以期展示目前城市垃圾之困的发展趋势、处理现状和难题、公众消费及环保意识、国外治理经验,以及垃圾之困背后的隐忧与对策。

  从“围城”隐忧到规模治理

  谈及北京的垃圾之困,“媒体圈”耳熟能详的是一位“北漂”摄影师王久良和他的作品《垃圾围城》。五年前,这位摄影师用一年多的时间,走遍北京五六环附近数百座垃圾场,拍摄了《垃圾围城》摄影作品及同名纪录片。随着媒体的跟进,有关“垃圾围城”的报道引起中央重视。随后,北京市周边的垃圾场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整治。

  五年后,北京城区周边的垃圾问题如何?记者走访了王久良影像作品中的几处垃圾场。曾经臭气熏天、垃圾成山的状况虽然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一些新旧问题仍然存在。

  曾经“荷塘月色”而今“渣土成山”

  北京东五环外,从京沈高速豆各庄出口直行几公里,记者来到某小区南门。只见马路对面一排两米高的砖砌围墙后杂草丛生,共有十几处成堆的垃圾,以及四座像是拆除后余留的烂平房在骄阳下孤立着。记者仔细观察,树下垃圾堆里,有被丢弃的工人制服,还有形似液化气罐、长约一米的金属制废弃物,周边居民疑其为有害化学垃圾。很明显,这里并非正规垃圾场,没有任何管理标志和管理人员值守。

  走访中,小区居民争相向记者倾诉。“2003年买房时这里是一片荷塘,非常漂亮,后来2000多亩的农田没了,成了渣土垃圾山。”“现在有围墙堵起来,一圈野草树木挡着,看不到后面,以前靠南门一排的住户都不敢开窗户,到处都是乱倒的垃圾,夏天是腐臭味,冬天是焚烧味。”

  记者查看了相关图片和视频资料,发现居民说的情况确实曾经存在。2013年10月,周边的黑户庄、豆各庄、郎辛庄等区域,有近30个非正规垃圾焚烧点,因垃圾焚烧产生的有害气体引起呼吸系统疾病,加之雾霾天气污染物不易扩散,不少居民出现咽喉肿痛、头晕、头疼及恶心等不适症状。

  今年以来,有关部门对小区南门违规垃圾堆放点进行了整治,拆除了分布在此的20多座废品收购平房,清运走了一部分垃圾。周边村庄的垃圾焚烧点近期也看不到焚烧过的炭黑痕迹。目前来看,居民反映的问题暂时得到了缓解。

  然而,该地区周边的建筑垃圾堆放似乎更严重,紧挨着黑户庄、郎辛庄村边,有两个数百亩以上的大型建筑垃圾场,有的地方垃圾堆得高出地面七八米,是名副其实的垃圾山。

  顶着炙热的骄阳,记者爬上了布满碎玻璃、破瓷砖、朽木、塑料、砖头的渣土山,放眼望去,颇为“壮观”。远处正在修建的一排崭新的楼房,与此形成了强烈对比。

  部分问题得到解决

  王久良用一年多时间拍摄了北京周边数百座规模较大的垃圾填埋场,在他的摄影作品里,可以看到:2009年1月,北京市通州区宋庄镇疃里社区,垃圾场在着火,浓烟弥漫,200多只绵羊整个冬天都在这里翻刨着可吃的东西;2010年1月,北京市昌平区沙河镇,位于沙河水库西岸,整个垃圾场占地1300多亩,这里的垃圾是从2003年开始倾倒的;2010年4月,北京市大兴区黄村镇垃圾转运站,俨然一个大型垃圾场,周边是蔬菜生产区,浇菜用水取自地下……

  这些垃圾场往往有上万平方米的规模,密布在北京的五环和六环附近,将北京城团团包围。这些垃圾场有的是规划建设的,有的是违规倾倒,大部分没有相应的防渗措施,堆放的生活垃圾、建筑垃圾、医疗垃圾、工业垃圾极易对地下水造成污染。另外,大部分垃圾场存在焚烧现象,有害气体也会造成空气污染。

  2009年,北京市出台的《关于全面推进生活垃圾处理工作的意见》中,规划到2015年达到日处理近3万吨垃圾的能力,满足全市生活垃圾处理需要。2015年垃圾焚烧、生化处理和填埋比例计划为4∶3∶3,基本满足不同成分垃圾处理的需要,实现全市原生垃圾零填埋。另外,要促进垃圾减量,生活垃圾产生量增长率每年降低1%—2%,到2015年力争实现生活垃圾产生量零增长,生活垃圾分类达标率达到65%左右。

  据有关媒体报道,2013年,北京市市政市容管理委员会表示,将用3年时间投资523亿元推进垃圾处理设施建设,届时,生活垃圾日处理能力将达23100吨、餐厨垃圾日处理能力将达2750吨。

  从2014年7月1日开始,北京市《建筑垃圾运输车辆标识、监控和密闭技术要求》地方标准正式实施。按照标准,北京全市范围内的施工、拆除工程,必须使用达标渣土车运输建筑垃圾,规范建筑垃圾的堆放。

  经过近年的治理,到目前为止,王久良曾经拍摄的大型垃圾场中的垃圾或被清运到正规垃圾填埋场,或已被覆盖等待规划,大部分脏乱臭现象已在能力所及范围内得到解决,但渗漏污染等问题如何解决,似乎是更大的考验。

 

  生活垃圾的“烧”与“不烧”

  从天津火车站出发,沿海河东路、大沽南路再到外环南路,约40分钟车程,记者到达了津南区双港垃圾焚烧发电厂。该厂周围绿地葱翠,开阔、整洁、宁静,如果不是看到几辆垃圾清运车和一排堆满碎木的运输车,很难想象这是一个日处理1/4天津市生活垃圾的焚烧发电厂。

  来到院门口,如洗的蓝天下,一座前矮后高的牙白色建筑矗立眼前,左边通向办公区,右边则是一条约200米的缓坡通向与办公区后墙连接的较高建筑内。除了有车轮经过留下的黑色垃圾污水痕迹外,记者看不出这里与普通的工厂有什么差别。与垃圾填埋场露天直观的景象完全不同,这里颇有些神秘。

  因焚烧厂环境特殊,不便考察,记者决定跟随垃圾清运车进入焚烧厂,以便有些直观印象。与一位司机沟通后,记者坐在驾驶室内进入了倾倒区。百余平米的倾倒区比较简陋,两名工作人员在一旁的简易小屋内办公,另一边前面则是倾倒口,能看到很深的垃圾池,臭味扑鼻。司机娴熟地倒车,对准垃圾池将车内的压缩垃圾倒入,然后开车离开,全程不超过5分钟。

  随后,记者随司机返回此趟清运车的始发站天津河东区程林里垃圾转运站,回溯了整个垃圾清运过程。司机马斌是天津河东区环境卫生管理局清运队的一名员工。据他介绍,每天从凌晨4点开始,每隔两小时,清运队分批派出车辆,将河东区十多个垃圾转运站的垃圾,清运到这个焚烧厂或附近的填埋场。每周一至周四的上午最忙,焚烧厂外等待倾倒垃圾的车辆常常要排十几甚至几十辆,有时已到正午,司机就只能蹲在散发着异味的垃圾车旁吃盒饭。

  据了解,双港垃圾焚烧发电厂是全国第一个垃圾焚烧国家级示范工程,占地面积91亩,采用世界领先的日本废弃物焚烧技术,日处理生活垃圾达1200吨,天津河西、和平等区每天的生活垃圾在这里“变废为宝”。

  目前,国内外广泛采用的城市生活垃圾处理方式主要有卫生填埋、焚烧和高温堆肥等。其中,继传统的卫生填埋之后,考虑到垃圾减量、土地资源紧张、循环利用等因素,不少国家开始加大焚烧发电的规划。从20世纪70年代起,一些发达国家便着手通过焚烧垃圾来发电。据统计,目前日本、丹麦、瑞士等国家的生活垃圾焚烧率达到70%—80%。

  上海环境卫生工程设计院院长张益告诉记者,截至2014年5月,我国已有百余座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投入运行,总处理能力为日处理垃圾15.6万吨,总装机量约为3.44万兆瓦,主要分布于经济发达的城市和地区,其中江苏、浙江、广东三省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数量最多。

  不过,焚烧发电也并非想象中“变废为宝”那么美好。受技术和工艺制约,发电时燃烧产生的有毒废气得不到有效处理,对居民生命健康威胁严重,这也是居民担忧并导致焚烧厂建设受阻的原因。另外,垃圾发电原理是将纸张、塑料、菜叶等生活垃圾经过分拣、干燥等工序处理后,进行高温焚烧,将焚烧中产生的热能转化为高温蒸汽,推动汽轮发电机发电,而目前垃圾分拣存在很大难度,发电所需助燃物量大,垃圾发电成本很高,投资惊人。

  张益表示,焚烧是一种能够适应处理混合垃圾的典型技术,垃圾分类是垃圾焚烧的充分条件,它可以起到减量(减少垃圾处理量)、减排(减少污染排放量)、提质(改善燃烧工况)、提效(提高发电效率)等作用,但目前世界上采用垃圾焚烧的城市中约有一半没有做到垃圾完全分类。垃圾焚烧厂不但应在合理的成本下安全和有效地处理垃圾,且应努力做到最大限度地控制污染排放。从这个层面理解,垃圾分类应是垃圾焚烧的前提。

  垃圾分类作用大难度也大

  燕郊,这个因与北京毗邻而迅速发展起来的小镇,垃圾困扰问题也日益严重。

  7月10日,记者来到燕郊垃圾填埋场,外围是一人多高的水泥墙,挡住了行人的视线。原来,垃圾填埋场与西城子村、小柳店村仅一条马路之隔,因周边群众反映加上媒体跟进,该垃圾场已进行了整治,围墙得到了扩建,并由铁丝网变成水泥墙,围墙距离中心垃圾堆也较远,实行封闭式管理。不过,外观的整洁并不能改变污染的影响。小柳店村村民告诉记者,为保证饮用水安全,村里已废弃300米的水井,改用500米深的。到了冬季大风天气,这里仍是垃圾满天飞……

  垃圾场在破坏环境的同时,也在构筑着一个特殊群体的生活梦。已近正午,日头正盛,而近十米高的垃圾山上却有十多名拾荒者在忙碌。

  山下一对50多岁的夫妇,正在用绳子捆绑挑拣出来的废品,塑料瓶、纸箱子已将2平方米见方的小三轮车堆满,四周还超出车子边缘近一米,像一个小蜗牛背着硕大的壳。攀谈中,记者得知这些拾荒者在此地及通州回收废品已有五年,相识的老乡有四五十人,皆以此为生计,“家里孩子就是靠这些养大的”。

  垃圾山最高处停着一辆小型货车,两对中年夫妇在分拣铁丝网、木头、大块塑料布等建筑垃圾,比起山下的一对老夫妇,他们的废品回收规模也更大些。

  “今天太热,这里人少,平时很多人,经常到我这边卖废品的就有上百人。”一位大叔告诉记者,他们在燕郊经营了一个小的废品回收站,每天能收数十辆小三轮车拉来的废品,主要是塑料瓶和硬纸板,他们有时自己也开车出来挑拣。

  摄影师王久良的一幅作品简介介绍称,2009年7月,北京市丰台区长辛店镇,上千名拾荒者在巨型垃圾堆上讨生活。此刻,记者也真切感受到,在这里垃圾不再令人厌烦,人们在这里寻找生计。

  目前,垃圾减量与处理的难度很大程度上在于分类难、回收效率低。探访燕郊垃圾场的经历引起了记者的思考。一方面,巨型垃圾场内,建筑垃圾与生活垃圾混倒,没有进行必要的分类,使垃圾总量和处理难度加大。另一方面,民间自发的拾荒大军,虽在一定程度上变废品为资源,但大多是无照经营,缺乏规范和检验,使垃圾在捡拾、收集、运输、加工过程中造成严重的二次污染,而拾荒者自身的传染病发病率也比较高。

  目前,我国垃圾分类处理的设备较少,通过机械化分类成本较高,规模有限,不能满足垃圾分类处理的需要。

  早在2000年,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等城市就被列为首批生活垃圾分类试点城市,但时至今日推进工作仍举步维艰,甚至陷入名存实亡的境地。记者在走访中发现,很多垃圾分类桶形同虚设,大多数居民除了区分塑料、纸张与食物外,并没有严格按照可回收与不可回收进行分类丢弃。大多数生活区内没有电子废弃物回收点,电子垃圾的特殊性与回收利用价值未得到重视。

  采访中,有专家对记者表示,垃圾的减量化和无害化,很重要的一环就是垃圾分类。垃圾分类不但可以解决资源短缺问题,同时也减少了垃圾排放,顺应低碳经济的发展大势。对于垃圾分类,政府要培养人们从无意识到习惯,从强制到自觉,从无序到有序,并从制度、设施、宣传等方面多管齐下,共同构建绿色环保的生活方式。

  6月10日至7月4日,广州市举行“垃圾分类万人行”活动。从7月10日起,广州市全面推广垃圾“定时定点+误时定点”投放模式,并将力争在今年底完成30%的社区人口实现“定时定点”分类投放。7月12日,为推进垃圾减量化处理,海口市举行万人签名活动,倡导垃圾分类。

  垃圾分类,一直在路上……

 

 

作者简介

姓名:霍文琦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