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独家报道:改造城镇棚户区和城中村
辽宁抚顺莫地沟:“胡子沟”变形记
2014年05月09日 07:0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5月9日第593期 作者:本报记者 张春海 字号
关键词:地沟;胡子;辽宁抚顺;棚户区;抚顺

内容摘要:一百多年的发掘,为抚顺带来了“北方煤都”的美名,却给这座城市留下了采煤塌陷区与巨大的环境压力。沟外人又气又怕,将莫地沟称为“胡子沟”(在当地方言中,胡子”是土匪的代称)。

关键词:地沟;胡子;辽宁抚顺;棚户区;抚顺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一百多年的发掘,为抚顺带来了“北方煤都”的美名,却给这座城市留下了采煤塌陷区与巨大的环境压力。而日益枯竭的资源,使得抚顺不得不面对破解资源枯竭型城市转型的难题。

“采访辽宁的棚改,去抚顺看看吧,那是一个典型!”

  了解记者的采访目的后,多位学者推荐了被称为棚改“发源地”的抚顺市东洲区莫地沟。到达沈阳后的第二天,记者就在辽宁社会科学院有关学者的帮助下前往抚顺。

  连衣食住行都成为难题

  抚顺“因煤而兴”,又“因煤而累”。1901年,抚顺煤矿开采出了第一锨煤,掀开了抚顺民族工业的扉页。一百多年的发掘,为抚顺带来了“北方煤都”的美名,却给这座城市留下了采煤塌陷区与巨大的环境压力。而日益枯竭的资源,使得抚顺不得不面对破解资源枯竭型城市转型的难题。

  走进莫地沟,眼前出现的是一座座布局有致的6层楼房。广场上,有晒着太阳的老人、有拉着家常的妇女、有追逐打闹的孩子。很难将其与曾经的棚户区联系在一起。

  当年的莫地沟是抚顺乃至辽宁棚户区的缩影。辽宁的棚户区大体有两种,一种在抚顺、阜新等城市,叫做矿山棚户区,主要因煤而生;另一种在沈阳、鞍山等工业城市,棚户区与重工业联系在一起。居住在这两类棚户区中的人数曾多达200余万。这些棚户区“历史悠久”,存在时间最长的房屋甚至建于“伪满时期”,已有70余年。1949年后,为企业解决职工和家属住房问题而建的简易房屋,其居住年限最初只被规定为10年,但在许多地方,已“超龄服役”了半个世纪。

  棚户原本多是暂时性的,但是其中居民一再错过改善居住条件的机会。20世纪90年代末,东北大批国有企业处于停产、半停产甚至破产状态,由于资源枯竭,大批煤矿职工无奈下岗,更无力实现自己的“住房梦”。

  莫地沟也是如此,为了解决职工和家属住宿困难,企业自行兴建了一批棚户,棚户区面积越发膨胀。然而,突如其来的企业破产、下岗等,使得大量居民无力改变现状,只能瑟居在简陋、狭窄的棚户中。在棚户区中,子女多住在偏厦。偏厦,又名偏厦子,是在建筑物旁边搭建的小房子。而在东北的棚户区,这种偏厦极为简易、狭小。

  这段棚户区记忆不堪回首。莫地沟有八难,吃水、如厕等举凡外面稀松平常的衣食住行,在这里都成了难题。在这种环境下,棚户区里的子女教育等条件都较差,莫地沟成了一个“人才洼地”,连一个科长都难出。

  当时,莫地沟的治安状况令人头疼,盗窃、抢劫等刑事案件屡有发生。沟外人又气又怕,将莫地沟称为“胡子沟”(在当地方言中,“胡子”是土匪的代称)。

  “他们在‘先生产、后生活’的激情岁月里,将青春献给了建设事业。多年以来,他们一家两三代甚至四代居住在低矮阴暗、简陋危旧的棚户区,想起来真觉得愧疚。集中连片的棚户区居民的生活条件,还不如普通农民。”有学者感叹道。

  他们因“一号民生工程”梦想成真

  2004年的寒冬,时任中共辽宁省委书记李克强来到莫地沟看望居民。亲眼目睹棚户区居民生活状况后,李克强对莫地沟的居民承诺:“现在你们的房子都是东倒西歪、破破烂烂的,等我下次来,砸锅卖铁也要让你们住上楼房!”

  2004年底,辽宁省委、省政府决定,将省内各地连片棚户区改造列为全省“一号民生工程”。到2011年,辽宁已完成城市集中连片棚户区改造2910万平方米,建设回迁楼总面积4402万平方米,改造了70.6万户、211万棚户区居民的居住条件。位于莫地沟的抚顺市棚户区改造纪实展馆中,有一面笑脸墙。一张张照片定格了居民告别棚户区后的笑脸,这正是莫地沟和辽宁大量棚户区巨变的表情。

  莫地沟是这场棚改的“先行者”,涌现出许多小故事。居民的生活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们感慨:一步跨越几十年。从山东农村嫁到莫地沟的谢素琴,家人以为她嫁到了大城市,生活一定很好。为了不让家人得知自己的窘境而伤心、牵挂,谢素琴十年未给家里写信。而她们一家因为棚改搬进了新居之后,她第一时间写去一封迟发十年的家书。

  抚顺市社会科学院院长李栋曾在东洲区工作,他告诉记者,当时的当务之急就是让久居棚户区的百姓尽快搬进楼房。

  搬进了楼房,告别了棚户,环境对人有潜移默化的作用,居民的观念也在发生变化。或许是因为窝在沟里对外面世界了解太少而有一种陌生感和恐惧感,此前,沟里的居民不愿到外地去打工,别人介绍了待遇不错的工作也不去。而今,沟里的青壮年到外面去打工,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有的妇女到城里去做月嫂,一个月能赚到七八千元。

  自称“老孟头”的孟祥祯大爷今年74岁。当年,他因工作原因住进了莫地沟。他是老莫地沟的见证者,又是棚改的亲历者、受益者。他借用自己的名字说,“梦(孟)想(祥)成真(祯)”,没想到自己能够在有生之年圆了楼房梦。

  记者来到孟祥祯家中。这是一套两居室的住宅,有55平方米,收拾得干净、整齐,窗台上摆着绿色植物。他的老伴正在厨房忙活着包饺子。他拿出一本相册告诉记者,去年他们首次穿上结婚礼服拍了金婚纪念照。照片中的两位老人容光焕发。在同一本相册中,还有一帧小小的黑白照片,是他们的结婚照。

  “今非昔比,如果还住在平房里,哪有心情做这些事情。”他向记者感叹。

  而今,莫地沟的楼房已有100多座。新建成的莫地社区常住人口目前有6090人,社区干部在为组织文化活动等大事小情而操心与忙碌着。

  莫地沟成为辽宁棚改的一个“样本”。抚顺市社科联秘书长朴熙荣告诉记者,抚顺市140万市区总人口中曾有30多万住在棚户区,相当于四五个人里就有一个住在棚户区。大规模的棚改使他们告别棚户区,等于又造了一座新城区。他以辽宁棚改为例说,把“民生工程”建成“民心工程”,一定要在“民生”上下足功夫,让最基层、最广大的人民群众真正享受到改革成果;一定要在“民心”上把准尺度,让最底层、最贫困的群众切实感受到公平正义,进而增强对党和政府的信心,对追求美好生活的信心,对国家发展前途的信心。有信心就会有信仰,有信仰就会有力量,就会万众一心跟党走。

作者简介

姓名:本报记者 张春海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