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报刊 >> 期刊要闻 >> 编辑推荐
德国选择党:成为主流抑或走向衰败?
2018年10月11日 16:5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何铭(Matthias Hackler,德国) 字号
关键词:选择;政党;德国;政治;右翼;议题;联邦议院;选民;伊斯兰教;保守派

内容摘要:近年来,代表德国右翼势力的德国选择党(Alternative fürDeutschland,下文简称“选择党”)“异军突起”,对德国传统政党体制和多元文化提出了挑战。虽然此类质疑声不断,但是选择党的务实风格、精明策略以及保守主义的价值取向的确对许多德国选民产生了很大的吸引力。德国选择党的兴起与极化德国选择党在成立之初吸收了各种非主流的政治派别。最初,选择党的极端言论还会引起议院其他政党的强烈反应,但不久其他政党对选择党的挑衅便不予理会,选择党在议院中的影响力也随之削弱。其目的是团结并扩大左派政党在德国的影响力,防止“右翼占据文化霸权”,以及将注意力从“身份认同政治”等所谓左翼自由派议题转向传统的左派议题,例如税收正义、减少贫困等,希望以此挽回曾把选票投给选择党的选民。

关键词:选择;政党;德国;政治;右翼;议题;联邦议院;选民;伊斯兰教;保守派

作者简介:

  作为民意的“晴雨表”,政党的兴衰直接反映了一国政治生态环境的变化。近年来,代表德国右翼势力的德国选择党(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下文简称“选择党”)“异军突起”,对德国传统政党体制和多元文化提出了挑战。有观点认为,选择党的兴起不过是民众宣泄情绪的一种表现,在德国这种成熟的民主国家中,注定只是昙花一现。虽然此类质疑声不断,但是选择党的务实风格、精明策略以及保守主义的价值取向的确对许多德国选民产生了很大的吸引力。

  德国选择党的兴起与极化

  德国选择党在成立之初吸收了各种非主流的政治派别。在其巩固自身政治立场的过程中,党内不同的政治派别对未来发展方向往往持不同意见,甚至经常爆发激烈的意识形态冲突。在这些内部派别的较量过程中,选择党越来越呈现出保守主义,甚至是民族主义的面目。

  选择党成立于2013年,起初是一个对欧元持怀疑态度的右翼自由主义政党。当时,德国部分民众对创立欧元区和德国政府在欧债危机中的救助政策早有不满,选择党因而吸引了许多“抗议选民”的支持。这部分选民的支持使得选择党在2014年以来的每次联邦州选举中都能获得超过5%的选票,顺利进入州议会。到2015年,欧洲难民危机导致选择党内部的民族主义势力抬头,该党性质开始转变。部分选择党成员认为,难民危机和伊斯兰教问题具有巨大的政治动员潜力,如果能呼应部分民众的反移民与反伊斯兰教情绪,选择党便能获得更多的选民支持。不过,党内排外倾向日益加剧的情况引起了党内激烈的意见分歧,并导致选择党创始人贝恩德·卢克以及20%的党员退党。

  随着议题重心的转移,选择党内的保守势力进一步抬头,极右倾向更为明显。选择党2017年为联邦议院大选所制定的《选举纲领》的重点已转移到了难民政策和伊斯兰教问题之上。此外,选择党的极右派成员经常在公共场合发表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的观点。时任选择党主席弗劳克·佩特里试图弱化党内极端言论,使选择党有参加政治联盟的可能。但她的主张遭到了党内许多成员的强烈反对。大选后,遭孤立的佩特里退出选择党并建立了自己的政党。此时的选择党已从一个因欧元问题而建立的政党逐渐转变为一个宽泛的右翼民粹平台。

  工作风格与党内二元结构

  在2017年9月底的联邦议院大选中,选择党以12.6%的选票进入议院,成为议院第三大政党和联邦德国第一个进入联邦议院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2018年3月中旬,基民盟与基社盟联盟(32.9%)和社民党(20.5%)组成联合政府,选择党随即成为议院中最大的反对党。

  选择党进入州议会与联邦议院后,其工作风格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选择党在议院工作中将议题范围缩小到国内安全、移民问题和伊斯兰教等几个领域,还经常使这些议题与其他问题无端关联。例如,选择党议员赖纳·克拉夫特说非洲移民的到来将会大量增加德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在他看来,联邦政府如果不能避免大规模移民涌入,即是忽视德国按国际协定要达到的气候目标。第二,选择党议员在议院辩论中常常采取一种“哗众取宠”的表达方式来进行政治挑衅。他们刻意使用与纳粹主义相关的词语,通过触犯政治禁忌来获得更高的关注度,这也使得本来的“保守主义”越来越带上“右翼极端主义”的色彩。最初,选择党的极端言论还会引起议院其他政党的强烈反应,但不久其他政党对选择党的挑衅便不予理会,选择党在议院中的影响力也随之削弱。

  选择党在右倾过程中,特别是在进入联邦议院之后,其自身的二元结构问题日渐凸显。选择党内的根本分歧来自于自由经济派和右翼保守派之间的紧张关系。代表市场自由主义的德国西部自由派希望在2021年参加政治联盟,进入政府机构,向政治中心靠拢。而德国东部的右翼保守派则对“旧政党”和民主制度持怀疑态度,主张采取全面的抗议态度。从表面上看,这种二元结构问题使得选择党不具备发展潜力,但也有专家认为,正是这种二元结构使选择党能够最大程度地吸纳对政治和社会现实不满和失望的民众,从各个政党手中夺走选票。

  政治挑战与前景

  如果选择党将2021年参与执政作为下一阶段政治目标,那它将要面临诸多的考验与抉择。就外部而言,新政府上台后,德国各州议会选举在即,各左右政党已经开始采取不同的方式应对选择党。其突出表现是,选择党的出现迫使政治立场已经十分接近的基民盟与社民党不得不回归原先各自偏右或偏左的政治立场。例如,基民盟的“姐妹党”基社盟意识到选择党的挑战,为了先发制人,基社盟无论在国家层面还是在联邦州层面都积极推行更加保守的政策,试图以此保留住自己的保守派选民。又如,由于选择党的右翼保守派表面上越来越关注社会公正之类的传统左派议题,社民党也不得不更加强调这些领域。除此之外,左翼党联邦议院党团主席萨拉·瓦根克内西特倡导建立一个跨左派政党的社会运动。其目的是团结并扩大左派政党在德国的影响力,防止“右翼占据文化霸权”,以及将注意力从“身份认同政治”等所谓左翼自由派议题转向传统的左派议题,例如税收正义、减少贫困等,希望以此挽回曾把选票投给选择党的选民。

  此外,选择党自身也面临两个问题。

  第一,在议题上对难民问题、伊斯兰教问题的依赖性过大,缺乏议题创新能力。2017年以来,进入德国的难民人数大量减少,移民问题与国内安全问题的重要性逐渐下降。但从选择党目前的党内讨论与最近的政策文件中不难看出,难民问题、伊斯兰教、国内安全和传统家庭观念问题依然占据主导地位,而国内普遍的热门议题,如社会政策、卫生政策与住宅政策则比较靠后。事实上,选择党只有提出新的议题才能吸引选民,在新一轮州议会选举中获得较高的得票率。

  第二,选择党强烈的议题依赖性导致党内政策分歧日益突出。东部右翼保守派的选择党领导人已意识到,打难民牌并非长久之计,在当前情况下,要尽快在2019年东部几个州议会选举之前调整议题重心,通过提出完善的社会政策,尤其是养老保险政策来获得选民的支持。他们试图吸纳传统意义上的左翼议题,将社会政策这颗左派“皇冠上的明珠”纳入选择党的竞选纲领。右翼保守派提出的新政策方针与自由经济派的市场观念恰恰相反,虽然两个派系之间尚未爆发公开的冲突,但选择党内部在意识形态与政策议题上的分歧却日渐突出。

  按照尼德迈尔的政党周期理论,一个新兴政党从第一次参选到参与执政要通过不同阶段,它能够进入国家议院标志着政党已经进入自身发展的中期阶段。对于已经进入联邦议院的选择党来说,下一阶段的考验在于考虑组阁与如何参政。如果能消除选择党内两派的分歧,调整社会政策,避免言论继续极端化,保持其保守主义的核心立场,那么它很可能在州议会和联邦议院中成为一股长期的政治势力,从而削弱甚至挑战基民盟的统治地位。相反,如果选择党进一步民族主义化,那么党内右翼保守派与自由经济派的关系会进一步恶化,选择党会因失去党内平衡而重蹈之前小保守党派分裂与衰败的覆辙。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何铭(Matthias Hackler,德国)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