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报刊 >> 期刊要闻 >> 编辑推荐
社交媒体:公共利益与用户隐私的博弈
2018年05月09日 15:2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侯丽 字号
关键词:社交媒体;网站;商业模式;应用;隐私保护;隐私问题;研究;信任;传播;约瑟夫

内容摘要:伴随着社交媒体在社会生活中的广泛应用,社交媒体用户隐私保护问题成为当前研究热点议题之一。另外,采用互联网和大数据分析技术的社交媒体的应用,也使人们能够从社交媒体上得到更多精神慰藉,因为社交媒体上的相关个性化程序可能比亲友更能了解用户的个性特征。比如,如何限制服务运营商对数据的处置权?个人隐私数据是否应该受到政府的监控?如果出于公共服务目的,社交媒体和政府是否有权共享个体从未公开过的信息?这些问题,单纯依靠社交媒体的技术改进无法解决,需要社会各层面进行更深入探讨。但毋庸置疑的是,必须严肃对待那些从社交媒体平台中涌现出来的商业模式,社交媒体应该与社会各阶层重新连接起来,而不是沦为数字时代科技寡头的商业奴隶。

关键词:社交媒体;网站;商业模式;应用;隐私保护;隐私问题;研究;信任;传播;约瑟夫

作者简介:

  伴随着社交媒体在社会生活中的广泛应用,社交媒体用户隐私保护问题成为当前研究热点议题之一。人们在享受社交媒体带来的信息便利和言论权利的同时,个人信息的泄露也成为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

  隐私问题凸显

  今年4月,因数百万用户的个人数据被数据挖掘公司利用,社交媒体巨头Facebook公司不得不向公众道歉,以试图修复其声誉。即便如此,仍有数百万用户注销了自己的账号。加上近年来屡屡发生的“假新闻”事件,这家社交媒体似乎已进入多事之秋。其实,全球各地的社交媒体都无法完全杜绝个人隐私泄露事件的发生。随着用户隐私保护意识和维权意识的不断提升,社交媒体服务提供商只能通过不断改进技术手段,为用户提供更全面的保护和服务。

  但这并不能阻止越来越多的人们出于隐私保护而选择放弃使用社交媒体。据美国哈里斯互动公司的民意调查显示,在受访的美国成年网民中,约66%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担心像Facebook这样的社交平台上的隐私问题。超过1/3的受访者对像Instagram这样的照片分享平台上的隐私问题表示忧心忡忡;约1/4的受访者担忧像Twitter这样的微博的安全性。另外,在55—64岁的受访者中,约1/3的人表示不相信社交媒体网站,仅1%的人表示信任,65岁及以上群体的信任度同样如此;在35—54岁的受访者中,约24%的人表示不相信社交网站,6%表示信任;35岁以下受访者是唯一一组信任(16%)比例超过不信任 (12%)的群体,但也仅高出4%。

  社交媒体利弊参半

  澳大利亚堪培拉大学教授布鲁斯·阿诺德(Bruce Arnold)认为,社交媒体并不能完全消除公共领域与私人领域之间的界限,相反它应该引发我们的反思,至少,一味地谴责或喝彩都是片面的。阿诺德表示,私人和公众之间的红线逐渐变得模糊,人们的权利意识不断增强,而社交媒体恰好为人们提供了使用公众权利的机会。鉴于此,政府、公司和个人都不能再逃避监督。从这个角度讲,社交媒体的出现有其积极意义。

  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法学教授莎拉·约瑟夫(Sarah Joseph)表示,虽然社交媒体的应用带来了很多问题,但目前就断言大数据搜集与隐私权保护之间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似乎为时尚早。一方面,她表示,在某种程度上,社交媒体给人类带来了诸多好处。另外,采用互联网和大数据分析技术的社交媒体的应用,也使人们能够从社交媒体上得到更多精神慰藉,因为社交媒体上的相关个性化程序可能比亲友更能了解用户的个性特征。

  另一方面,约瑟夫认为,我们必须重视社交媒体的负面影响。她表示,联合国最近一项研究发现,视频分享网站YouTube可以通过算法,对用户搜索产生误导。社交媒体可以成为一种“激进工具”,其对人类情绪的鼓动会让人们丧失更深入的理性思考。甚至有人戏称,社交媒体用户如果获得300个赞,其对人的鼓舞甚至超过配偶的赞誉。

  约瑟夫认为,目前社交媒体的商业模式存在巨大漏洞,侵犯隐私等行为已经被嵌入到一些社交媒体的商业模式之中。这种模式曾在起步阶段赋予社交媒体强大的数据搜集和分析能力,推动社交媒体迅速发展,并推出了一系列产品。但这些商业模式的运行,也离不开众多私人参与者。另一个严重问题是“假新闻”的传播。错误信息的传播,同样是对人类权利的一种侵犯。比如在政治领域,对数以百万计的选民来说,受到精准社交媒体信息的影响是一回事,受到恶意虚假信息影响和操纵则是另一回事。虚假信息的大规模传播会扭曲公众参与公共事务的权利,相关研究也已证明社交媒体是如何以出人意料的方式“武器化”的。“令人沮丧的事实可能是,人性往往被虚假故事吸引,而不是那些平凡的、真实的故事,这是因为虚假新闻满足了人们预先设定的偏见和欲望。如今,社交媒体使得虚假新闻的野火蔓延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阿诺德还提出了几个问题来让人们思考。比如,如何限制服务运营商对数据的处置权?个人隐私数据是否应该受到政府的监控?如果出于公共服务目的,社交媒体和政府是否有权共享个体从未公开过的信息?这些问题,单纯依靠社交媒体的技术改进无法解决,需要社会各层面进行更深入探讨。但毋庸置疑的是,必须严肃对待那些从社交媒体平台中涌现出来的商业模式,社交媒体应该与社会各阶层重新连接起来,而不是沦为数字时代科技寡头的商业奴隶。

作者简介

姓名:侯丽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